拍片20多年獲獎無數,是枝裕和終於攀上導演生涯的巔峰,甫以《小偷家族》獲得坎城影展最佳影片金棕櫚獎。他的電影總關切寫實人間最平淡又最羞恥的情感,表面看似冷峻,其實暗伏暖流,幾乎所有的故事核心都在追問著:血濃於水與朝夕相處,何者重要?家族間的羈絆,是幸福抑或詛咒?

他說:「電影應盡量用不直接說出悲傷或寂寞的方式,來表現悲傷或寂寞。」家庭就是劇場,淚水與歡笑並存,某方面來說,他的電影也是他對自己家族命運的扣問。因為懂得,所以慈悲,他總靜靜凝視那些無人知曉的懺情與悲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