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香生火腿、風乾肉腸,搭上清爽冰白酒,什麼時候吃都爽快。一片肉、一口酒的飲食節奏,並非大步流星,而是徐徐前行,由輕盈酒液引路,為脂香穿針引線。

綜合冷肉雖為紅肉,由於不再經過加熱,在餐酒搭配邏輯裡,配紅酒反而貌合神離。我來到「RÒU by T-HAM」,請侍酒師蕭希辰(David)解惑,究竟重口味的鹽漬肉,和什麼酒最速配?David緩緩說道:「冷肉不是既定印象中的紅肉,入口厚度輕盈,試想味蕾像一個翹翹板,酒、食在兩端,一邊放上輕量級紅肉,另一邊當屬白酒最合拍,最多搭到粉紅酒或輕盈感的紅酒。」

「西班牙Bellota等級36個月風乾伊比利生火腿」在我面前如花綻放,取一片入口,油脂上特有的結晶,釋放出濃郁脂香,David遞上一杯來自西班牙「克魯茲伯爵莊園未加烈FINO」說:「地酒搭地食,FINO搭西班牙生火腿最經典。」我把杯口湊近鼻尖,嗆出陳年紹興味,沒想到一喝反轉,中和油脂膩感、清洗味蕾不說,更在其中穿針引線,把唾液誘引出來,惹人齒頰生津,直想再來一片,經典CP美名當之無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