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縣口湖鄉蚵寮村土生土長的陳玉釵回憶,她小時候的蚵寮村雖不富裕,居民仍能勉強維生,但一場韋恩風災讓蚵寮村迅速落入貧窮,接著失業率高、年輕人口外流,「少年仔都去外面吃頭路,剩小朋友,都是阿公阿嬤帶,甚至有的人去了台北花花世界,就離婚。」

整個村子也就如同當地逐年下陷的地層,一年比一年更加沉淪、無望。隔代教養、單親,接著便是毒品滲透,找不到工作、心情鬱卒的人開始吃毒,最後連青少年也經常被引誘吃了含安非他命的「糖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