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後的接連幾天,身心受虐的回憶汩汩湧出,他陸續傳來:「我最清楚,國小一二三四年級經常煮飯做菜,給他們兩人(戴浙、戴浙長子)吃。是被逼的做。不小心煎魚,煎到黑,我又開始被養父打。簡直魔鬼人間,哭天喊地,一直掉眼淚。」「其實做家事,煮飯,我根本不想做,(但)不做(就)要被打。」「洗衣服、察(擦)地、煮飯、泡茶 ,都我一人做。(戴浙的親生)大兒子就睡覺或玩…養父看電視、睡覺。」

虐打地獄 在心裡死過兩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