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來的我們》在本屆柏林影展奪下「最佳同志電影泰迪熊獎」。1994年次的導演法拉茲夏利亞特是出生在德國的伊朗第二代。移民題材在德國電影不算陌生。法斯賓達的《恐懼吞噬心靈》早就用異國老少戀,撞擊偽善及偏見。新世紀以降,《愛無止盡》《歡迎來到德國》也以悲喜不同路徑,反映土耳其移民的認同困境。《未來的我們》比較特別的,是並置了移民和難民。而全片青春恣意的表現手法,則令人聯想到加拿大金童札維耶多藍。

男主角帕比出生在德國,「故鄉」這個概念僅存在於家族聚會。同志身分對他並沒太多困擾,他染金髮上網約炮,但還是免不了碰到拿膚色毛髮做文章的傲嬌炮友,「別介意!假掰白人也不是我的菜」成了他的直接回擊。

如果真要貼標籤,每個人應該都是很多不一樣的事物所組成。就像他去社區服務當翻譯,卻無法聽懂同胞的方言,外貌的理所當然遂變得諷刺。他自以為沒有認同困難,等他愛上申請庇護但也可能被遣返的伊朗男孩,愛情不但難以擺脫家族、宗教,就連政治也摻雜進來,就很難瀟灑玩玩而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