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有長大成人的時刻,對李戡來說,那時刻發生在父親李敖過世的那天。李敖是著名文學家、思想家,主張中國統一,早年數次牢獄,自誇情婦無數,總是對世人展現狂放風趣的面貌。

父親盛名是他的光環,也是影子,自承成長過程該接受心理輔導。開始懂事的13歲,他用成長見證父親聲勢高點,以及晚年的清寂。他承繼父親心願,要見證中國統一,但目前他無意促進,只因不想做統戰的樣板機器人。

他不諱言自己的背景能在中國當全國政協副主席,做個樣板台胞輕鬆賺錢,但他抗拒,只因父親主張統一從來不沾利益,他若為之就是汙衊父親名譽。他說這種人一輩子的台詞有限,像機器人。「一個有思想的人變成機器人,那種人生沒有意義!」

眼前是一片書海,每一面牆都是藏書櫃,那邊一排有李敖《千秋評論叢書》,這邊窗台瞄一眼是《漢魏南北朝墓誌集釋》,客廳沙發旁大桌一箱箱李敖擔任立委時的質詢文件,幾箱文件標籤上,見得李敖筆跡:罰神、西餐叉子吃人肉、人生觀、中國思想史,處處擺放著洋風事物或中國古玩意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