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以為統派的年輕人,都該有一張美好的中國夢風景。但李戡提起的卻是中國的官僚,以及人人想著賺錢的氛圍。「在那種社會裡,年輕人談的都是怎麼賺錢、怎麼投資,我不覺得這是不健康的社會環境,但在北京是非常明顯的。我讀書的第3年非常流行創業,像共享單車,就是我同學弄的,現在變廢鐵了,大家很喜歡找機會。」

作為李敖的兒子,李戡的起跑點在任何人的前面,是適合當政治買辦的名人二代,很適合作統戰的樣板台胞。「當時我有非常多的機會,我在北京大學給人在觀感上有潛在的加分。因為他們要的是年輕、學歷、家世背景,而且我比誰都會講,懂得怎麼用大陸語言去講話,馬克思那套哲學,我知道他們(中國官方)在講什麼,我也知道台灣人的政治語言,我真的要做的話,我絕對是第一名,但我沒想過,因為我跟我爸非常看不起這種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