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明淵年輕時就寫過台語歌。他譜曲的《傷心歌傷心肝》,由施文彬演唱,謝銘祐填詞,他笑說:「結果這首歌的3個人,全都拿過金曲獎台語歌王。」他雖然是3人中最晚得獎的一位,卻是得來全不僥倖,他對音樂的挑剔,常常連錄音師都受不了,「你看我寫的編曲意見,你會嚇死,一長串,每個細節都要掌控。」

在錄音室裡,蘇明淵一再排練錄音,儘管只是錄demo帶,他仍舊和錄音師反覆斟酌與溝通。他自豪自己寫的樂譜簡潔易懂,也十分不解許多年輕音樂創作者,既不會寫譜,也不懂樂理,該如何與樂手、錄音師溝通想法。我仔細看他的手寫樂譜,字句工整、格線清晰,有如律師訴訟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