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腦粉黑粉請多指教 容祖兒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出道已18年的容祖兒,是香港粵語歌壇的天后, 從剛發片的清純少女形象,進化到全方位的舞台天后。

聽藝人侃侃而談自己的風光、得意是一回事,但願意有明星分享自己走過的低潮,卻又是一回事。

19歲就出道的容祖兒,獲得不少掌聲,但也得到不少噓聲,加上她三番兩次努力叩關國語歌壇,成績總不如在香港那般耀眼。別說旁人會替她著急,連她都會懷疑自己。

可是如果這麼容易就被擊倒,表示你還不認識容祖兒。

某種程度上,容祖兒把香港人的「拚搏」精神發揮到淋漓盡致。在一九九九年正式發片前,她待過三間唱片公司,曾被以「不夠漂亮」為由解約,也遇上公司解散、併購等遭遇。如此曲折離奇的出道過程,卻沒有讓她放棄表演的夢想,才能換來日後粵語歌壇的天后地位。

唱了18年會不會太過分

「今年算是我出道第十八年,覺得有點太過分了,哈哈!」從踏入歌壇第一天開始,容祖兒從未預期過自己會有怎樣的成績,「剛出道時的一切在腦海中、還很立體,反而中間的過程記憶好像很模糊,不知道怎麼就一下過去了。」

容祖兒在第12屆 KKBOX 風雲榜歌舞演出。

所以這一路下來,到底改變了多少,容祖兒覺得自己沒什麼分別,「我還是那個我,熱愛唱歌的自己。」但說沒有改變,也不盡然。「我老了。」被問到推出精選輯《一百個我》的感想,容祖兒的答案顯得直接又誠實。哪個女明星願意承認自己老了呢?但說她是完全的誠實,卻也不一定,就像她拍照會有的小動作,伸出一隻手、握拳擋住半張臉,「擋多少就算多少。我喜歡用這樣擋一下,讓臉小一點。」

這個小動作解釋了,與其說容祖兒在意的是外界的批評,還不如說是她自己的眼光,「以前可能會比較聽人家的話,比較乖巧。現在的我就有年紀了,有自己的想法。會顧及到別人的感受,但另一方面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以前的她,害怕犯錯,很多事情不敢作主,「怕犯錯是因為妳可能會後悔、會無法面對後果。」然而隨著歲月過去,覺得犯錯也是一種學習的過程,「現在就不會那麼在乎對與錯的感覺,就比較隨著自己喜歡的感覺去做決定,慢慢發現世間也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碾壓黑粉有祕密武器

要當明星、要當偶像,都要有強烈的個人特質,才會有粉絲追隨與崇拜,容祖兒卻說這不是她的強項:「不算一個非常自我的人,從小到大都是如此。」即使會有自己的意見,也會私底下蒐集其他人的想法,再消化吸收,相當謹慎。因為從小時候,她就不覺得這世界是絕對的黑白分明,「相較於黑與白,灰色的地方更多。所以『這輩子我不會』『這絕對沒可能』之類的話,很少從我嘴裡出現。」

因為英皇娛樂老闆楊受成(中)力捧,容祖兒(左)的歌唱實力有很長時間被忽略,還成為輿論攻擊的箭靶。右為謝霆鋒。(東方IC)

另外容祖兒也從討厭她的黑粉身上,學到一些道理,「他們都是用別人的說詞來評斷我,像是『因為容祖兒是英皇娛樂旗下的歌手,所以大家不得不給她機會』,都忽略了個人的努力。」這樣反而提醒了她,自己不喜歡的人事物,出發點往往是基於陌生與不瞭解,「我覺得這個道理也適用到整個世界、整個人生,所有還沒有真正瞭解,沒有真正用自己眼睛去看的東西、感覺過的東西,千萬不要那麼快去做決定。」

參加《我是歌手》節目,打開容祖兒在華語歌壇的知名度。(東方IC)

「不喜歡我的人,到現在都很多,但是我無所謂。」她說以前比較愛恨分明,會主動給人貼標籤,「會覺得『喔,這個人好像不會是我的朋友』,但相對地,別人也會這樣對待妳『我就是不會喜歡容祖兒』。」跳脫了這一層想法之後,發現生活變得更輕鬆、更開心,「我從來都不會去解釋,反正說了也沒用。因為就算你去解釋一千遍、一萬遍,還不如唱到一首好歌來得重要。」

容祖兒不在意黑粉怎麼討厭她,因為她有祕密武器:「只要讓我有機會繼續在你面前唱歌,總會改變你的想法。」

找周董寫歌也幫不了她

容祖兒終於等到改變大眾想法的機會,去年參加湖南衛視的《我是歌手》,順利打開她在華語樂壇的知名度,大家見證到她的舞台魅力。

在此之前,她已經是粵語歌壇的天后,但前後發行了七張國語專輯,找過周杰倫、吳青峰、黃韻玲幫她寫歌,卻始終沒有得到熱烈的迴響,連她自己也有些灰心。「我一開始覺得有點遺憾,後來我想通了。人的一生,努力雖然很重要,機運也很重要。在香港,我付出很多努力,也多虧了很好的天時地利人和,才有今天。」

把握當下,是容祖兒的生活哲學,「可以想未來幾個月的事,未來幾年就太遠了。」

對於突如其來的機運上門,與其說是時來運轉,她謙稱只是把握機會。「有一個朋友曾問我,出席那些音樂頒獎典禮,坐在台下,別人都輪流上台表演,『妳看別人表演會不開心嗎?』我說:『不會呀。』能站在那個舞台上是每個人的努力與命運,我只是對自己期許,假使有一天可以站到我想站的舞台上,我會好好把握,就這樣。」

當然那些努力得不到回報的時候,她也會產生懷疑,「在這麼多負面新聞的世界裡,一直盤算要如何過每一天,其實會很難受。反而是你開開心心去做,看著喜歡你的人去做,『喔,日子還是會過去。』」她學會了讓真正瞭解的人來評斷自己,而不要被困在那些無謂的評論裡,「我不是希望做一個沒有個性的人,而是要讓自己感覺舒服。你的生活,就只有你能感覺得到。當然會有脾氣、有情緒,但是我不會讓這些事情在心裡憋很久,因為這些都是讓身心感覺更不好而已。」

就算到今天,容祖兒還是非常清楚知道有很多人不喜歡她,但也無所謂,因為只要有機會在眾人面前唱歌,就能改變大家的想法。

經歷悲傷故事不敢想未來

對於未來的計畫,容祖兒態度相當豁達,「我很少看未來,很少。」只是如此豁達的態度,背後隱藏一個相當悲傷的故事,「就像我常常對以前合作的化妝師說:『有天我結婚,妳一定要幫我化妝!』『好!』但是去年她死了。你什麼也預期不到。你可以想未來幾個月的事,未來幾年的事就太遠了,計算不來。還是好好地活,就是對自己最好的交代。」

「我要感謝2002年的容祖兒,因為那個時候的容祖兒,是一個非常單純喜歡唱歌、表演、工作的女孩子。無論是有多辛苦,她都願意接受挑戰。」(東方IC)

不願意花太多時間想未來,容祖兒反而藉由回顧過往、尋求新的觀點,像是她預計在香港舉辦的「非主打歌」演唱會,動機相當有意思,「每一首歌都像是我的小孩,那些沒有紅的歌,就好像沒有功成名就。希望可以利用這次演唱會,讓這些歌曲有再一次成功的機會。」甚至她回憶起灌錄第一張國語專輯時,喉嚨因為密集工作生病了,只能硬著頭皮錄音,「聲音聽起來有點粗,現在回頭來聽,好像是一個日記,留下那段聲音比較粗的歲月。」

連她都說,假使人生重頭再來一次,都不敢確定能否像以前那麼投入工作,「那麼執著、有點傻,就很投入。當時的容祖兒是個單純喜歡唱歌、表演的女孩。無論是有多辛苦,她都願意接受挑戰;明明有很多去玩的機會,卻覺得,『嗯,應該多放時間在工作上。』」

所以當下的她,真的比較貪玩嗎?那也不一定。「我常常覺得,一分耕耘不見得會有一分收獲;但你沒有耕耘的話,絕對不會有收獲。」說穿了,容祖兒不是壓不扁,只是她抓緊每一次機會,沒有鬆懈過。

更新時間|2017.02.22 10:44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