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希望全在孩子身上

原住民灌漿工悲歌之三

文|簡竹書    攝影|林俊耀 林煒凱 宋岱融
廖忠仁留下2個兒子,目前就讀國二、國三,靦腆乖巧。

又回到一無所有的他們,不得不終生從事危險工作。廖忠義說,早在這次出事前,弟弟廖忠仁就已發生過二次意外,都在10多年前,第一次也是桃園某學校的公共工程,灌漿時發生敗模,模板倒塌,弟弟腳受傷,2個月無法工作沒收入。第二次在基隆某建案,也是敗模,幸好弟弟逃得快,否則也可能遭活埋,「那次他就有說不要再做灌漿了,可是後來還是只能繼續做。」

親友工殤 雇主全撇清

弟弟躲過二次,有的族人沒能躲過。廖忠義說,部落同村子鄰居就曾有人從工地鋼骨墜下身亡,他的表姊夫也因在工地發生意外,年紀輕輕就走了。那是20年前,表姊洪美香說,先生才36歲,在台北捷運施工時,一個不慎摔倒,後腦撞上鋼筋,「他先是一直吐,後來送醫院,再轉另一家醫院,路上就走了。」她不在現場,只能聽人轉述,也沒能力上法庭打官司證明先生是工殤。雇主撇清,說工人是在外面忽然死了,與工地無關,最後簡單賠100萬元了事。

廖忠義的妻子因坐骨神經問題無法至工地工作,賣檳榔貼補家計。

人命賤價至此,也難怪營造廠總能無視工安拚命趕工,算盤怎麼撥都划算。長年關注勞工權益、曾任「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祕書長的顧玉玲則說,台灣的勞安相關法令規範其實甚多,但到了工地現場,卻難落實,而我國的勞安檢查礙於人力,比率僅約5%,罰則也輕。

工人有做才有工資,養家壓力下,往往也難以拒絕各種危險狀況。廖忠義說,幸好自己的孩子大了,現在太危險的工地他就不接。可是弟弟的孩子還小,「我弟弟、弟妹只要有工作就接,很少休息,大家都叫他們『搶錢夫妻』。」他的弟妹黃秀妹也跟著先生做灌漿,不少從事板模或灌漿的原住民夫妻皆是如此。黃秀妹也來自都歷部落,二人青梅竹馬。

望子成材 送到棒球隊

廖忠仁夫妻倆把希望全放在孩子身上,自身省吃儉用,沒錢時吃泡麵,有錢時吃個羊肉爐已算奢侈的犒賞,「對自己很苛薄,可是很疼小孩,球鞋買一雙2、3000的,小孩手機舊了就換新的,舊手機他們自己用。」

夫妻把兩兄弟送到屏東,加入麟洛國中的棒球隊,教練是教過陳金鋒等人的著名老教練王子燦。都歷曾是棒球村,當年與紅葉國小爭過冠軍,族人熱愛棒球,廖忠義自己就是業餘裁判。棒球,也是少數能使族人脫離做工宿命的出路,因此大人們習慣將小孩送到球隊,廖家兄弟的兒子們都由王子燦帶大,小孩棒球打出成績、加入職業球隊,是他們最大願望,「我們辛苦做工,就是希望小孩以後不用做苦工。」

廖忠仁的2個兒子都參加棒球隊。

更新時間|2017.03.14 05:0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