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政府帶頭違法低薪 10萬公家保全成血汗勞工

文|馮緯瀚    攝影|陳毅偉
勞動部是主管勞工權益單位卻帶頭違法,讓公家機關保全員薪資不符勞基法最低標準,實在諷刺。

一例一休政策勸導期即將屆滿,勞動部自7月1日起將進入檢查期,針對有申訴爭議及高風險的行業,如客運司機、保全業等進行勞檢,若有違法立即開罰。諷刺的是,勞動部在勞檢別人前,卻沒料到政府單位帶頭違法。

本刊調查,包括勞動部在內的多個公家單位,目前聘有10萬名保全人員,皆是依照台灣銀行採購部訂定的共同契約薪資聘僱,但卻低於新政策所規範最低薪資標準,雖然保全公會不斷陳情,希望政府單位依新法調高保全薪資,但台銀始終不理,已造成許多政府單位出現保全荒,若本月底前問題仍未解決,屆時各政府單位恐出現保全唱空城的窘況。

6月1日下午,高雄市保全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楊啟銓,在博愛路一幢商業大樓10樓辦公室,拉高嗓門說:「台銀的共同契約低於一例一休新法令的最低薪資,我們多次請求立法委員向台銀反映,卻沒有下文,擺明著官逼民反,政府帶頭違法,還要業者跟進,實在離譜至極。」

 

人手短缺 條件下修

台銀共同契約(A)給中、南、東區保全的薪資27250元,但保全公會(B)卻發函給業者,要求給付27954元的法定最低薪資,業者一年可能得多支出上百萬元。

本刊調查,楊啟銓所抱怨的,是全國各公家單位委託保全公司代為聘僱的一級保全員,該類保全員全國約10萬人,薪資標準是依照台灣銀行採購部公布的共同供應契約所訂,目前不含勞、健保、退休金及加班費,除新竹以北之外的各地區一級保全員,每人每月是27,250元。

過去這樣的薪資雖然偏低,但還不致於違反勞基法,問題是一例一休實施後,依照新法規定延長工時須增加薪資,每月有40小時的加班費用比舊法高,依新法公式計算,一級保全員基本工資加上加班費,基本薪資應為27,945元,比原來的27,250增加704元,但台銀卻拒絕調高共同契約的最低薪資,以致聘僱一級保全員的政府單位,拿著台銀的共同契約當藉口,不願調整保全員的薪水。

楊啟銓說:「過去政府委託保全公司代聘僱的一級保全員,就已經因為薪資過低,人手短缺情況非常嚴重,所有網路或是應徵管道,幾乎天天都有徵求公家保全員的資訊,現在更是雪上加霜,因為一例一休新政策出現,讓不少業者將應徵條件往下修,譬如找素質或體力不佳的保全員來應付,如此一來,保全脫班、脫序的情形只會更為嚴重。」

 

恐將倒貼 因應新制

除了保全人員素質下降外,更現實嚴酷的問題是,若在7月1日前,台銀仍堅持不按一例一休新制調高保全員薪資,保全公司不願代為聘僱,屆時台灣將出現10萬名失業保全員,和24小時皆無人看守、形同門戶洞開的各級政府單位。

一家專門承攬各公家單位保全工作的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是因為一例一休的新法仍在勸導期,7月1日進入檢查期後,保全公司若不貼補每位一級保全員704元,就要面臨20,000元至100,000元的罰緩,而且是一案一罰,有誰要做賠錢生意?乾脆不接公家生意就沒事了。」

高雄市保全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 楊啟銓,痛批台銀的共同契約低 於現行法令最低薪資,擺明是政 府帶頭違法,實在離譜至極。

本刊取得2016年11月台銀採購部代理各機關、學校辦理2017年度保全(警衛勤務)共同供應契約採購清單,根據該份清單,全國各公立國中小學的校內保全都屬第一級警衛人員(一級保全員),政府所給付的基本薪資為27,250元,以一家保全公司旗下有100位一級保全員為例,7月1日後若不想被罰,每個月就得倒貼70,000元左右,幫政府單位支應校園保全員因應新制必須調高的薪資。

除各級公立學校外,中央政府各部會所聘僱的保全,亦屬一級保全員。根據本刊取得的清單,目前各部會使用一級保全員的情況相當普遍,包括外交部由天下保全勤務公司代聘,財政部台北國稅局由強固保全公司承攬,就連主管一例一休政策的勞動部下轄的勞動基金運用局,也是由復興保全公司承接門禁安全業務。

6月2日一早,本刊至勞動部實地了解保全員的工作內容。只見站在勞動部櫃檯前的保全員,不斷忙著整理資料、登記出入訪客,正值上班顛峰還得時時提高警覺,其中一位保全員私下跟記者抱怨,在部會的一級保全員每天工作12個小時,24小時輪班,一刻也不得閒,真的很累人。

 

超時工作 剝削基層

根據現行規定,保全業每月工時上限加上加班,共288個小時,但實際在各部會執勤的一級保全員,工作時數卻常超過288個小時,原因就在部分保全公司為避免被罰,在工時定義上動手腳,例如在與勞工訂定勞動合同時就約定加班不打卡,甚至低報勞健保,最後吃虧的還是基層保全員,而政府單位也成為剝削勞工的共犯。

在公家單位中,除了一級保全員被剝削外,各單位委外的清潔工也是受害者。6月1日台北市議員王威中接獲檢舉,指台北捷運的外包清潔工疑長期遭北捷剝削,不僅沒有特休假,當廠商換約時,更被迫簽立自願離職書,苛扣資遣費與年資,估計7年來至少吞掉清潔工2,000,000元。

一位專門承包公家機關清潔業務的業者向本刊表示,業者會如此壓榨清潔工,是因共同契約清潔工的薪資低於法定成本,再加上外包廠商低價搶標,為了降低勞務成本,只能變相扣基層勞工的血汗錢。

對此,王威中已要求北捷對違反勞基法的廠商祭出罰則並列入黑名單,不能再視若無睹,另外,他也要求北捷應一併調查所有路線的清潔承包公司,以免類似現象再度重演。

 

法令竟成 減薪殺手

政府制訂一例一休原意是為照顧勞工,但公家單位卻帶頭違法,才會讓剝削勞工的業者有機可乘,看似保障的法令,最後卻成了減薪的殺手鐧,政府單位應該儘速面對問題,才能在法律、勞工權益和業者利潤三者間找到平衡點。否則,政府外包人力的共同供應契約低於法定薪資的問題若不解決,類似的剝削恐怕只會一再出現。

更新時間|2017.06.16 06:23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