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衰老闆專訪之三】「阿姨殺人」 孩子驚恐讓他痛

文|謝祝芬    攝影|吳貞慧 林育緯    影音|蕭伯欽
為了多賣點咖啡,呂炳宏會在假日騎著咖啡腳踏車,到淡水店附近碼頭賣氮氣飲料。

如果命案是纏身的佛地魔,那麼,他拚命迎向光亮,以光為劍,奮力降魔;但他更渴望的是,過平靜生活,喝杯沒有恐龍滋味的咖啡。

孩子,更是他不能軟弱的原因。命案剛發生時,才2歲多的兒子在電視新聞上看到爸爸反覆出現,天真說:「爸爸去電視台上班了。」4年後,兒子要升小學,女兒要上幼稚園中班,兒子再看到爸爸的照片登在報紙頭條,又天真地問「三六八」(其中一案判賠金額)是什麼?

妻子耐心解釋,因為有一個阿姨做了錯事,爸爸要幫忙一起賠錢。這年紀的孩子總是有一萬個為什麼,呂炳宏的妻子一不小心,脫口說出「因為阿姨殺了人」。兒子嚇壞了,任憑夫妻倆怎麼解釋「爸爸沒有做壞事」「爸爸也是受害人」,兒子仍露出害怕表情,呂炳宏說:「我叫兒子過來和爸爸抱一下,他感覺快哭出來,一直到隔天才能自然和我擁抱。」

孩子驚恐的眼神,太太承受的壓力,比命案剛發生時,眾多自以為正義的唾罵,更讓呂炳宏疼痛。才幾歲大的孩子,為何要承受這些?太太和他又做了什麼,必須被如此對待?

非假日下午的媽媽嘴咖啡,店內依然座無虛席。

「宣判後這1個多月,我除了送貨,大部分都在和律師討論。」因為案例太特殊,許多律師主動給他意見,「多數律師覺得不合情理,但百分之90的律師也說我會輸,因為台灣的法律就是這麼僵化。」

認了好了?他搖頭,為了孩子也為了將來,「怎麼行,這一成判例,台灣的老闆不全嚇死了?如果是餐飲出問題,自然是老闆過失,但哪個老闆會問員工:剛剛是去殺人嗎?」未來他將再提再審,希望終止荒謬。

他還不解,為何許多司法人都覺如此判決太過,司法卻死守舊有條文?命案發生至今,他雖在刑事部分取得清白,卻已為民事訴訟花了超過200萬元的律師費。若將來再審維持原判,他還得再背負1,000萬元債務。

但他不服氣,如果這幾年的命運衰到掉漆,就重新上漆吧!近來,他除了積極推出氮氣茶、咖啡、啤酒,假日還會騎咖啡腳踏車,到淡水海關碼頭去賣氮氣飲品,「茶飲和咖啡混合氮氣後,會多一股奶香,還會有喝啤酒的感覺。」

又如果,恐龍揮之不去,他就與之共舞。「我和釀酒師朋友調了1支恐龍啤酒,預計8、9月在店裡賣,酒標就是『今天呂炳宏了嗎?乾吧』。」幽自己一默,也許啤酒的苦會順口一些。

突然,他有些擔心,「可以不要談太多產品嗎?我不希望外人誤會我是想找人投資,或是想趁機炒作拉抬生意。」這一個月,消費恐龍咖啡的人只有一成,他並不在意,「賣恐龍咖啡、啤酒,只是想表達不平,抒發點情緒。」

「今天呂炳宏了嗎,乾吧」當酒標,媽媽嘴也將推恐龍啤酒。 (上市時間和價格未定)

是不是寧可平淡過日,也不願因命案走紅,進而生意變好?他答了3次,是的,是的,是的。命運的佛地魔盯上他,逃不掉,只好正面迎戰。但他渴望的不是爆紅後大富大貴開名車,而是平靜陪伴孩子長大;偶爾牽老婆的手散散步,再坐進樹蔭,喝杯沒有恐龍滋味的咖啡。

★鏡傳媒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新時間|2017.07.21 04:0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