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棋海羅盤回頭是岸 陳珮騏(上)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陳珮騏不想被定在台語的世界,前一年她積極去演了電影與偶像劇,呼吸到自由的空氣,改變都是刺激。

陳珮騏心裡有個許願池。幾年前拍台語八點檔,她心裡想著能出來外面,拍點什麼自己想拍的戲就好了。(是的,由於工作時間長,台八演員很容易產生「裡面」與「外面」的空間密度差異感。)

這一年間,陳珮騏拍了兩部電影、一部偶像劇,許願池的金幣已然生效,再回去拍八點檔《一家人》,她的視線不一樣了,甘願多了,怨懟少了些。

沒有人是局外人,你下你的棋,我下我的棋,當局各自執迷,包括前一陣子,她為了觀眾的不理性,在深夜裡哽咽直播。一路駛著小船漂漂流流、對自己喊話的陳珮騏,會不會看到的其實是一盞青燈一尊古佛,對自己唱誦著回頭是岸?

很明顯能感受到進八點檔劇組前後,陳珮騏對眼前事的投入程度。3月她隨《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露面第一波宣傳時,神情輕盈,還笑說導演九把刀的嘴花花的,她立刻就被迷惑演出。但八點檔可能對她施了黑魔法,到了6月,陳珮騏彷彿只剩50%的對比清晰度,連記者會的空檔都是種休息,於是她有一點疏離,有一層幾不可見的厭世包圍著她。

 

魔性老師 心中有個魔

那剛好就是《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裡的老師設定。老師一角是九把刀這部上億製作裡最靈魂的角色,嘴上唸經,卻對學生施予深層形式的霸凌。九把刀說:「我覺得整個電影最可怕的角色是陳珮騏。通常會覺得別人是壞人的人,自己心中一定都有一個魔,就開始跟你講道理,我覺得老師是這樣。」

陳珮騏演出九把刀的電影,老師一角並不恐怖,卻令人膽寒。(群星瑞智提供)

問九把刀為什麼挑陳珮騏?「可能是我做《十二夜》時,她跟我講很多動保議題的關係吧。」呃,只好把這題拿來反問陳珮騏。

陳珮騏回想:「九把刀一開始沒有說什麼原因選我,我是猜測,我這個人看起來比較正經,其實我講話很無聊,我很容易認真。」

快樂難不難?是陳珮騏還在跟自己纏鬥的功課。

她解釋:「老師還是人,也有自己的人性,只是跟我們的職業不同。我就把角色做了內心跟外顯的區分,很快就連結上這角色的表演方式。」她那種森然與魔性的演出,的確讓人連結到學生時代,那些卡於夾縫,說不上是人還是魔的老師。看著她,心裡突然冰顫了幾秒鐘。

而陳珮騏的確活得極其森嚴。談自己的理念,是心海羅盤指向清清楚楚的小島,但因為演台語八點檔,又必須把人生過得場場激越。

「很多人就會講,你們演台語的,國語一定是不標準的,那,我現在國語也練得很標準了,甚至前一陣子練到過頭,京片子還要再修回來,你如何能說,演台語八點檔就是local。」

「我們明明是世俗大眾最認識的人,偏偏又覺得你local,不要你。」短短數語,就是陳珮騏的倔強。

 

自架護網 只因沒人接

為了拍九把刀的電影,她請假20天,結果台語八點檔的戲分就消失了。電視台長官叫她先去做自己的事。再一次,她現現實實體認到,自己正活在沒有保護網的世界,從來沒有誰有能力接住誰,要嘛,就是自己先架好護網。

陳珮騏個性容易認真,但多相處一會,她溫暖善意的一面就會出現。

少了最大宗的收入,陳珮騏幾乎要賣房子:「我都找房仲來家裡看過了。」「經濟上可以說是捉襟見肘,我賺的錢捐出去不少,自己知道那種需要被幫助的感覺,我會覺得,有可能我幫他1、2萬,他可以度過人生最大的一關,那我這個月都不要吃大餐好了。狗的花費啊,捐出去的,房貸也很重,家裡要給一些,加上我保險保很重。我一個人,很怕病倒了,住院是個很可怕的負擔,我得要照顧好自己。」

若再早幾年,從青少年就有憂鬱病史的陳珮騏,肯定會非常負面焦慮吧。但她嘴角輕輕笑開一個角度,「幾年前我許的願望,老天爺給我了。雖然我得要省吃儉用,但我終於可以滿足我幾年前的想法,出去外面接觸不一樣的人,拍一些我想拍的劇本。」

化妝:王裕閔 髮型:Gary 服裝提供:Maryling 飾品提供:Olivia Yao Jewellery

【鏡大咖】棋海羅盤回頭是岸 陳珮騏(下)

更新時間|2017.08.04 09:41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