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王爺番外篇】好久不見擦鞋郎 他找貴人50年

文|謝祝芬    攝影|王均峰    影音|何懿原 魏士捷 曾貴禎
李松連曾經住在火車站4年,後來卻遍尋不著當年照顧他的擦鞋老闆。

李松連14歲那年因為遇到一位擦鞋郎,而展出一段睡在火車站的歲月。多年後再想起這位鼓勵他繼續學業,同時有零工可打、有飯可吃的老闆,他仍稱之為貴人,卻也尋找近半世紀而無緣再見。

李松連經歷奇幻一生,其中,最令他難忘的人之一,就是當時收留他、教他擦皮鞋的一位擦鞋郎。「我服完兵役、到藥廠去工作後,曾特地回台北火車站,找到裡面一個認識的火車站服務人員,我問他,『阮頭家,擦皮鞋的那個沒做了』?他說很久就沒做了,也不知道到哪兒去。」

李松連不死心,繼續追問知不知道擦鞋郎是哪裡人,火車站服務人員不太確定,只說:「好像聽說過雲林縣人,但不知道住哪兒?」李松連告訴我們時還喃喃自語,「雲林縣,雲林縣那麼大,真的很難找起。」

當時擦鞋郎為了鼓勵他留在台北就學,對他李松連說:「你以後跟著我睡火車站,我教你擦皮鞋,擦皮鞋一雙是2元,我給你1元。洗澡的話,台北火車站的廁所裡也有洗澡的地方,但就是沒有熱水都是冷水,不過習慣就好了。」

可能擦鞋郎已經在火車站混許久,他還特地帶李松連去跟站務人員拜碼頭,告訴他們說:「這個是阮的細漢仔,多多照顧。」

剛開始,李松連為了學擦皮鞋,總是拿拖鞋去讓站務人員換穿,再拎著他們的皮鞋回來學擦。練了好一陣子,站務人員看他努力,還會主動教他功課。

「可能大家看我才十幾歲,都想幫我,阮頭家人很好,只要是我擦的皮鞋,收了2元就分我1元,此外我的註冊費也都是他幫忙繳。」雖說住在火車站感覺上少了家人照顧,但火車站裡許多人卻給了他相當的溫暖,「那時火車站附近有很外省伯伯靠踩三輪車維生,他們見我一個小孩子自己打工賺錢,都搶著幫我付學費,可惜後來這些伯伯都走了。」

暗處的燈光格外明亮,李松連每每想起睡在火車站的那段歲月都不以為苦,反而覺得心裡都是暖的。「只可惜我後來再也沒找到那位擦鞋老闆,一直沒有機會跟他說聲謝。」

更新時間|2017.12.20 11:59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