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民代圍事廢土場 台灣最大石斑養殖基地遭汙染

文|社會組
枋寮建興段農地被人傾倒有害廢棄土,廢土來源和地主都指向縣議員劉淼松。

屏東縣是台灣石斑魚最大的養殖縣市,土壤和水質純淨的枋寮鄉魚蝦更占轄境水產逾半產值,近年當地民意代表卻悄悄引進事業廢棄土回填農地,數種重金屬濃度超標,周遭土壤和水質環境淪陷。環境專家憂心有害事業廢棄土四處流竄,而受害民眾卻還遭人出言恫嚇,就連地方首長住宅也被相關人士包圍。一場環保戰役已延燒成地方治安爭議,民眾無奈喟嘆:「環境惡化,『安居樂業』淪為奢談。」

回填廢棄土的農地(紅框處)緊鄰魚塭。

18日下午,沿著省道台一線南下經過屏東枋寮水底寮三叉路口,52歲的養殖戶黃秀英全身包得密不透風枯坐在塭堤邊,包巾中僅露出一對眼睛望著水面,眼下盡是漂散的富貴魚(圓眼燕魚)魚屍,整池魚塭幾乎全軍覆沒慘遭滅塭,她無奈說:「難道漁民只能等死嗎?」

黃秀英想起今年的紅杉魚苗活成率還不到去年同期的一成,光是今年上半年損失保守估計超過新台幣700萬元,槁木死灰四個字是她此刻心情的寫照。

黃秀英從隔鄰堆放廢棄土的農地採土送驗,檢測報告5月17日出爐,驗出8項重金屬濃度,其中至少有3項超出環保署土壤汙染監測標準,相較更嚴格的農地標準其實早已破表,其中銅濃度逾農地標準值2倍,雖然無法證明重金屬與魚(苗)暴斃的關係,但這些有害事業廢棄土根本不該在農地上出現。

 

三狗暴斃 驗廢土超標

枋寮鄉水產養殖區達六百多公頃,番仔崙生產區就占了三分之一強,黃秀英家族近四十多公頃的魚塭,從去年10月就飽受兩旁廢棄土回填之苦,一處回填建築廢棄土,另一處占地近2公頃的農地為當地縣議員劉淼松所有,回填一坨坨黑白丸狀的不明廢棄土,前述採集送驗的土樣就來自這裡。

上個月黃秀英養的3條狗竟在7天內相繼暴斃,她驚恐之餘採集廢土場的土壤和附近水體送驗。

黃秀英喪著臉說,她多次向鄉公所、縣環保局和環保署檢舉,但各單位互踢皮球,還有人警告她說:「隔壁是議員的地,再亂投訴會有不測。」但她面臨傾家蕩產存亡關頭,只能豁出去。

當天本刊在枋寮鄉代林文央陪同下前往魚塭,吹來的南風藏著一股熱氣,夾雜著難以形容的刺鼻化學焦味,悶得令人難受。

林文央氣憤地說,這些廢棄土來自劉淼松的「鍇霖企業公司」,從再利用廠混拌後運送回填到魚塭旁,但縣環保局從3月間派員稽查、採樣,迄今未公布結果,清運車肆無忌憚忙進忙出,環保法令形同廢文,政府執法公信遭踐踏,縣府標榜的「安居樂業」被譏為政治幹話,地方養殖業民怨已經沸騰。

 

稽查員來 直說無毒性

林文央指出,包括磚瓦、混凝土等營建剩餘土石、石灰爐渣、轉爐石、脫硫渣,尤其有害重金屬棄土都不該回填到農地,環保局應該予以禁止,並命業者馬上清除。

然而本刊18日發現2名稽查員到場勘查時,無視農地上磚瓦、混凝土,直說廢棄土「沒有毒性」,更遑論追究相距50米、埋在地下2、3公尺深的事業棄土,執法者的公信力倍受質疑。

台南市社區大學環境行動小組研究員晁瑞光表示,土壤報告檢出重金屬鉻濃度達228ppm、鎳濃度153ppm和銅濃度286ppm,超出土壤汙染監測標準,必須持續監控,如果樣體採得更精細些,或許會有更驚人的「意外」發現,但不論數值如何,有害廢棄土出現在農地上就是離譜。

晁瑞光長期追蹤全國事業廢棄物流向,他強調政府制定農地監測標準,就是預防農用作物和水產遭到汙染,姑且不論廢棄土的化學毒性,光是落塵顆粒就足以阻絕水體氧氣置換,魚苗誤食後果可想而知。更令人憂心的是雨季將屆,深埋的不明物質被沖淋溶出,恐怕汙染地下水,重創台灣養殖王國的商譽與形象。

本刊調查,保七總隊在3月間查獲台南柳營一家環保科技公司以合法掩護非法,將受託處理的事業廢棄物製成1萬2千多噸的粒料,賣給高雄仁武和屏東枋寮二家預拌混凝土廠,製成低強度混凝土回填造成農地汙染,高屏南三地4名業者雖辯稱處理的是產品,而非廢棄物,但因高雄市環保局從汙染的農地中驗出重金屬銅超標,全案依《廢棄物清理法》送辦。

 

地屬議員 罰責沒用過

晃瑞光說,有害廢棄土在屏東四處流竄,番仔崙魚塭只是冰山一角,不肖業者透過興辦廢清法中「再利用事業」掩護非法傾倒棄土惡行,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卻不願正視其嚴重性,未來汙染的「漣漪效應」恐殃及周遭產業,盤商再伺機大砍水產和農作價格,終歸受傷的還是無辜的農漁民。

另一端緊鄰台糖大響營農場二筆農地更是誇張,近3公頃的農地2年前被堆置廢棄土,直到去年10月高出地表足有一米餘,但早該長滿叢草的大片土台卻寸草不生,殘酷的事實是送驗的土樣中,鉻、鎳、鋅和銅4項重金屬濃度在農地標準均超標,銅濃度1250ppm為標準值400ppm的3倍高,應列為「汙染控制場址」,附近作物若受汙染應予剷除、銷毀和補償,環保局應依廢清法清除和處罰,並追究來源、協助農民求償。

鄉代爆料,農地上堆放的廢棄土來自屏東縣國民黨議員劉淼松(左)的「鍇霖企業公司」,地方盛傳劉淼松後來將鍇霖多數股權轉讓給無黨籍議員郭再添(右)。(翻攝臉書)

然而,稽查員多次到場採樣,卻總以「檢方已介入調查」為由拒絕公布汙染情形,罔顧民眾知的權利,所有廢清法賦予的犯罪工具查扣、按日連罰和罰鍰、刑責並行等法條全束之高閣,檢舉此案的公民團體「Foodbank」成員透露農地所有人就是劉淼松。林文央揚言,將控告環保局人員怠乎職守涉嫌瀆職。

地方還盛傳劉淼松後來將鍇霖企業多數股權轉讓給另一名議員郭再添,郭有意在大響營的農地上蓋堆肥場受阻,去年12月中旬劉和郭2人竟率二十多名男子到鄉長盧文信住宅前嗆聲,所幸盧男當時並不在家,轄區警方則是到場約制各方,事態暫歇。

舉目四望事業廢棄土橫行汙染純淨的農地,原本是單純的環保課題,卻因「人」的執法尺度拿捏,造成民眾對政府公權力存疑,甚至失望,為政者當年因「堅持」信念獲取民心,實應深思「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之理。

更新時間|2018.05.23 03:4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