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人高手蔡淑女二】離奇!男孩失蹤15年 家屬收死亡證明書那天正是他生日

文|陳怡靜    攝影|王漢順    影音|鄒雯涵
尋人工作有個重要關鍵,蔡淑女(左)經常說服協尋家屬留下DNA,以期未來有一天能比對到身分不明者。圖為設計畫面。

協尋成果驚人,蔡淑女曾獲頒模範警察、模範公務員、協尋績優楷模、警察節終身貢獻獎,辦公室後成排都是她的各式獎牌,還有民眾送來感謝的牌匾。看似熱熱鬧鬧、戰功彪炳,但最初,失蹤協尋其實是個冷板凳。

蔡淑女原在戶口通報台服務,警方辦案得透過記載民眾資料與照片的「口卡片」進行身分比對,在尚未E化的時代,蔡淑女一天上班8小時得接上2、300通調閱口卡的電話,「當時台北縣有365萬人口,整個樓層都是口卡櫃,每天在裡頭穿梭,一通電話來,就要去調口卡,再傳真給辦案同仁。」她經常吃兩口便當就要接電話,吃到便當都變冷飯。

2005年,負責失蹤業務的前輩退休,由蔡淑女接手。失蹤協尋長年不是熱門業務,沒有KPI(關鍵績效指標)、不易記獎,加上警務工作繁雜,多半只能得空處理。「接手後才發現,怎麼累積這麼多案件,都沒有人關心它們…」蔡淑女稱自己是不服輸的人,她回家跟擔任警官的先生陳錦明抱怨,先生跟她說:「要不要把板凳坐熱,就看妳自己的心態。」

 

小劇場 推敲出失蹤路徑

2句話挑起蔡淑女的好勝心,做就要做到最好,「我從櫃子裡把所有資料翻出來,從地上排、往桌上疊,一頁一頁重新閱讀。」她發現,多數案件是行禮如儀發出公文,結果仍是一灘死水。她開始埋首陳年失蹤卷宗,從迷宮裡尋找可行的道路。過去20年像是一場孤獨練習,她在通報台面對300多萬張口卡片,掃描過數以萬計的臉孔,累積出觀察細節的能力,也開啟她的尋人之路。

蔡淑女(中)是家裡的長女,她為了減輕家裡負擔而讀警校,後踏入警界。(蔡淑女提供)

13年來,平均不到9天,蔡淑女就幫助一個失蹤人口或無名屍回家。我們好奇她怎麼做到的?試著登入警政署失蹤人口與身分不明者查詢系統,光查看今年9月份報案的失蹤者,案件就超過200筆。進一步查看細節,說是細節,但資料也不多,除了基本的照片、性別、年齡、血型、身高與職業等,個人化特徵約莫是有痣或疤嗎?佩戴什麼用品?慣用語言為何?

茫茫人海,尋人好比大海撈針,怎麼可能容易?但蔡淑女就是有辦法。她幾乎天天「巡網」,一一點開協尋案件,研究各種照片與註記,打電話詢問家屬詳情,在腦海裡展開推理劇場。她是個怎麼樣的人?為什麼會離家出走?為了金錢問題跟丈夫吵架?丈夫還賭博酗酒?吵得很凶,一個婦人在這麼絕望的時候,她會做什麼事?會把自己逼到哪裡去?

有次,她讀到網路新聞,陳姓少年失蹤15年了,但父母年年都收到兵單,每次收件就心碎一次。案件雖然遠在台南,蔡淑女仍決定為陳父尋子,她主動與陳父聯繫,得知陳男當時年僅19歲,在大雨中撐傘出門,從此未再回家。但只有姓名、性別、年紀、身高這幾個資訊,「我心想,他什麼都沒帶,只說要出門,或許是出意外了。」她進入系統比對身分不明者,從案發日的百筆資料,縮小到最後仍有7、8筆資料,其中有具無名屍當年浮屍處就在陳家附近。

蔡淑女一邊說服陳家採樣DNA,同步尋找當年照片,一路從學甲分局、殯儀館、地檢署,找到海山分局當年收到的招領公文。「裡頭影印的黑白照片模模糊糊,但有一件印有英文字的T恤,如果能找到原始的彩色照片,孩子媽媽一定認得這件衣服。」她再行文台南地檢署,找出當年的彩色照片,就這樣,老母親淚眼確認。最後一關則是開棺驗屍採DNA、進行比對,終讓孩子回家。奇妙的是,陳家收到死亡證明書的那天,正好是已逝孩子的生日。

 

更新時間|2018.09.29 02:58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