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人高手蔡淑女三】媽媽性格強 希望每個人最終都可以回家

文|陳怡靜    攝影|王漢順    影音|鄒雯涵
「巡網」是蔡淑女的日常,每張臉孔後面都是一個缺角的家庭,她想做的,是讓破碎的關係得以修補。

死者不會說話,但物證是線索。無名屍腿上的愛神刺青、嘴裡鑲的幾顆銀牙、機車鑰匙圈上的車行電話、開刀留下的疤痕、一片頭骨採出的DNA…都是為死者發聲的痕跡,幫助警方找到可能早已失去希望的失蹤者親人,再透過最關鍵的DNA比對,送死者回家。

「回家」,是蔡淑女尋人工作的關鍵字。踏入這個領域,或許也能從她的家說起。她出生雲林麥寮農家,家境清寒,在7個孩子中排行老大,從小是照顧弟妹的那一個,也是負責工作的那一個。每到假日,同學歡欣鼓舞,只有她覺得無奈,因為週末就是她的工作日,得到別人家裡打工。但別的孩子國小畢業就去學裁縫或美髮,蔡淑女的父親咬牙苦撐,讓每個孩子都有書讀。

父親(左)在蔡淑女(右)三十一歲時過世,她至今仍想念父親,也因此非常在乎家庭關係。(蔡淑女提供)

為幫家裡省錢,蔡淑女念了警專,畢業後踏入警界,二妹、三妹也跟著走上警察之路。蔡淑女31歲那年,父親在農事中意外過世,當時蔡淑女已結婚生女、隨夫到台北工作,她一肩扛起家計,把媽媽和弟弟妹妹全接到台北就近照顧。父親是蔡淑女心中最柔軟的一塊,提及父親,她的眼眶迅速充淚,「阿爸走了,我突然覺得,那個家好像會垮掉。」

蔡淑女(後排右2)一家含妹婿有6位警察,母親蔡許花灼(前排中)前年因此獲頒警政署首屆模範母親獎。(蔡淑女提供)

長姊如母,蔡淑女只有一個念頭,「我不能讓整個家散掉。很多都是這樣的,家庭支柱沒有了,整個家就四分五裂。」蔡淑女打開手機裡的照片,「這是我阿爸,很高很帥喔!那時他才54歲,所以我沒看過我阿爸白頭髮。」眼前的蔡淑女已是彼時父親的年紀了,她卻彷彿回到那個有爸爸疼愛的女兒,「在路上看到跟他年齡相近的人,會哽咽耶,到現在還會…」

育有2女1子的蔡淑女,總是渴望所有的親子關係都能圓滿。我們側訪她肚皮舞課同學、新北市鶯歌區公所政風室主任何卿華,何卿華笑說,同學都喊蔡淑女班長,「她會號召大家上課、表演前練習,是一個很活潑的媽媽,而且有很強的同理心。」何卿華記得,有次課前聊天,蔡淑女提及一個失蹤女孩被殺了,說著說著就激動哭了,「她非常難過,跟女孩的媽媽道歉,怪自己沒及時找到那女孩。」

警務工作壓力大,每週的救國團肚皮舞課,就是蔡淑女最享受的時刻,「可以流汗、完全放鬆,來跳舞真的很開心。」

 

生或死 回家是唯一答案

尋人工作13年了,系統裡還有1萬3千多件失蹤協尋案,蔡淑女時不時就去撈一撈,看看還有哪些案件有跡可尋,「雲端資料是冷冰冰的東西,你要讓它感受到溫度,必須要撈出來,動一動。」

拍照那天,蔡淑女點著滑鼠巡網,眼底映照出一張張陌生人的臉孔,幾分鐘後,她突然向我們要了紙筆,「這件有線索,抄下來回去查。」她動筆在紙上抄寫,眼神仍專注盯著螢幕。我想起她曾提及的人生願望,「希望他們都可以回家。」蔡淑女始終這樣相信,不管是生是死,至少有一個答案,曾經破碎的關係也會有修補的空間,「回家,就是幸福。」

 

更新時間|2018.09.28 09:25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