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人高手番外篇】家人失蹤的三不 尋人工作的三心

文|陳怡靜    攝影|王漢順    影音|鄒雯涵
蔡淑女尋人無數,每個案件都有專屬的文件,她常說,「每個匣子就是一個家庭的故事。」

第一次約訪新北市警察局海山分局巡佐蔡淑女,在電話裡自我介紹,蔡淑女就讓人印象深刻。「妳叫怡靜?姓陳的欸……」「對啊,我是超級菜市場名。」「嗯,妳應該是差不多……六年級吧!」

我還在驚奇著,她又說,「我知道,大概什麼樣的年齡會是什麼名字,像春夏秋冬,春菊啊、秋香啊,大概都是四年級的。妳這年紀,大概還有怡君、怡婷啦,差不多到七年級都有。如果妳發現有四年級叫什麼曉雲的,那應該是改過名的,以前一定叫什麼鳳嬌,後來才改得很藝術……現在的名字更特別了,都很像小說。」

蔡淑女曾在戶口科通報台工作近20年,日日調新北市的國民口卡片,堪稱「閱人無數」。那是連掃瞄器都還沒有的年代,影印後再傳真的口卡片往往是黑麻麻一片,得仔細觀察才能看出上頭照片的輪廓。隨著時代變化,警務工作也從紙本到E化,如今,她能尋人的範圍更廣了,除了從系統比對,她也會透過臉書尋找失蹤者。

蔡淑女尋人之餘,也宣導尋人工作,臉書上經常可看見她轉貼尋人啟示,「多一個人看見,就是多一份希望。」蔡淑女經常提醒親朋好友,強調「失蹤三不」原則,發現家人失蹤可立即報案,「不用等」24小時;報案地點也「不用跑」,就近即可報案,以及失蹤透過DNA比對「不用錢」。「通報的速度真的很重要,愈快通報,愈有機會找到。」

即使尋人工作13年了,蔡淑女仍充滿熱血。第一次見面,她便絮絮叨叨一直想推動的工作,口吻盡是熱切,「那些身分不明的個案安置問題,我在100年前就提,但當時沒有人理我……」她指的是,有些失智、精神異常或智能障礙者,往往無法查明身分,只能被安置在機構裡。若連名字都說不清楚,機構只好給「社遊智」「社遊寶」等稱呼,最後還可能以不屬於自己的名字往生。

「若能按印指紋、照相並採DNA,就有機會比對到家人,讓他們回家。」嚷嚷了許多年,這幾年慢慢有了改變,雖然採集建檔速度緩慢,但仍有進展。3年前,他們比對出一位已失蹤11年的母親,兒子原已失去希望,打算宣告母親死亡,但透過DNA比對,確認母親還在療養機構裡,母子終於重逢,兒子還珍藏起當時去接母親的車票。「真的超級激勵我們的!這是第一件DNA活體,太振奮人心了!」

目前警政署系統裡的失蹤人口與身分不明者案件還有1萬3000多筆,蔡淑女經常巡網,找找還有哪些案件有繼續發展的可能。

2週後再與蔡淑女約訪,她興奮極了,開心述說起前幾日開會,主管機關已確定期程,明年年底前,全國415個在安置機構的身分不明者,都要完成指紋、照片與DNA三大步驟。蔡淑女眼神發亮,笑開了嘴,也有些如釋重負,「這三大步驟如果完成的話,未來比較沒有那麼多問題。」

從2005年坐上失蹤人口工作的冷板凳,日日埋首在陳年卷宗中,蔡淑女沒有前輩可以依循,依靠的是隔壁同事吳武龍。她總稱吳武龍為「師父」,師父負責無名屍體,蔡淑女則處理失蹤人口,她跟著師父學習怎麼從系統比對出身分細節,尋找可能的蛛絲馬跡。2009年,吳武龍轉調單位,無名屍體也成了蔡淑女的工作範圍。

2011年,蔡淑女將DNA鑑識比對引入海山分局的尋人工作,這個工作並不容易,有些尋親多年的民眾不願意接受DNA採驗,因為無法相信親人可能已離世,就得花上長時間說服。也曾有母親比對到女兒屍體的DNA,多年後仍不願撤案,寧願相信女兒還活著。蔡淑女很清楚,這必須慢慢等待,只有心裡的答案清楚了,遺憾才能慢慢放下。

近年,蔡淑女在警專授課,也常到其他分局分享協尋經驗,她總愛這麼說,尋人要有「三心二意」,「三心」是「細心、愛心、同理心」,「二意」則是「助人要樂意、尋人要有創意」。「我常跟學弟妹講,要把案件當家人看待,如果是自己的家人失蹤,會不會很緊張?你就會用同理心去對待。」說著說著,她手機裡命名為「尋人高手-團圓」的line群組也叮噹響著,那是她的夥伴們正傳遞著協尋訊息。

更新時間|2018.09.30 19:06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