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大逃亡(3/2)】皇室版《末路狂花》 寧死不回杜拜

文|謝樹寬
杜拜的人工島和頂級的遊樂購物設施聞名於世。(東方IC)

身為公主,生活不缺奢華享受,人身自由卻處處受限。拉蒂法可以花錢在昂貴的嗜好和運動上,例如騎馬、潛水和跳傘,但不能出國去念書;她可以請朋友吃飯或去做指甲,卻不准到任何非公開的私人場所,包括她朋友的家裡。

在她的預錄影片中,有這她對未來的憧憬。她說:「我感覺未來一片大好。我覺得這像一場探險的開始。我自我宣告我的人生、我的自由、選擇的自由的開始。」

兩個外國友人在公主的大逃亡扮演了重要角色。

一位是法國籍的艾維.裘貝(Hervé Jaubert),他的遊艇把拉蒂法送到了印度的果亞外海。

拉蒂法的父親指控裘貝涉及綁架。裘貝在倫敦召開的記者會上說,他只是要協助拉蒂法脫逃。

這位法國前海軍軍官、陸戰隊工程師、及法國的對外安全總局(DGSE,法國主要情報部門)的間諜,也是個爭議人物。

裘貝在社群網站上與觀光用迷你潛艇合照。(Facebook/Herve Jaubert)

2004年他在「杜拜世界」(DP World)董事長賓蘇拉耶姆(Sultan Ahmed bin Sulayem)邀請,把他在美國佛州創設的Exomos公司搬到杜拜,建造觀光用潛艇,並負責杜拜世界部分子公司的業務。2008年金融海嘯引發「杜拜世界」(Dubai World)危機,裘貝搭著氣墊船偷偷落跑,輾轉逃到美國。之後「杜拜世界」指控他侵占300萬美元公款。他也遭杜拜法院起訴並定罪。不過裘貝在美國則反控杜拜世界詐欺和毀謗,並指控杜拜警方濫用司法程序。事後他還把這些經歷寫成了《逃出杜拜》一書出版。

另一個協助拉蒂法脫逃的是芬蘭籍的卡波耶拉教練姚西艾南(Tiina Jauhiainen)。拉蒂法的影片就是在她的家裡拍攝影片。兩人逃出王宮的過程也是一路相伴。

出發當天早上,拉蒂法和姚西艾南在餐廳會合吃早餐,隨後她們搭車經陸路到鄰境的阿曼。接著先搭氣墊船再換水上摩托車,登上了裘貝的遊艇。

他們搭車在路上還拍了自拍照。戴墨鏡的拉蒂法開心露出笑容。

姚西艾南開玩笑說:「我們倆好像Thelma和Louise。」(1991年美國電影《末路狂花》裡的兩個女主角。)

拉蒂法說:「別這麼說,它的結局很悲慘!」

拉蒂法與姚西艾南到達阿曼之後在車上合影。(Facebook/Free Latifa)

他們的遊艇在3月4日晚間接近印度。兩名女子在甲板下準備鋪床時聽到了劇烈的響聲。她們把自己鎖在浴室裡。但是遊艇煙霧瀰漫,她們只好往上方跑。

在甲板上,印度的武裝人員把裘貝、姚西艾南、菲律賓籍船員都推倒在地,綑綁毆打他們。姚西艾南看到拉蒂法拼命掙扎,高喊她「要求印度政治庇護」。

不久之後,一個說阿拉伯語的男子上船,表明要把拉蒂法帶回去。

姚西艾南回憶當時,拉蒂法哭著說:「就在這裡把我殺了吧。別帶我回去。」

根據印度媒體報導,印度海軍協助把公主送回杜拜,是預先說好的「人質交換」協議。印度人把杜拜公主送回阿聯,而阿聯則在12月初把英國籍軍火交易商米歇爾(Christian Michel)引渡到印度受審。米歇爾涉嫌在2016年的12架直升機交易中,非法收取約3000萬歐元的回扣。

參考資料:New York Times, Guardian, India Today

更新時間|2019.02.18 09:20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