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出發》闖入極地荒漠 鬼才團隊捕捉陳彥博血淚

文|項貽斐     攝影|陳仁萱
黃茂森(左)因佩服陳彥博(右)參加極地超馬的毅力,決定拍攝紀錄片《出發》。

耗資6,000萬元的《出發》,是台灣少見高規格製作的紀錄片。拍廣告、MV起家的導演黃茂森,率領團隊在半年內奔波南極與北極圈拍攝,並取得歷年來在雪地、高山、沙漠等極地賽事景觀影片,呈現極限運動員陳彥博10年來的熱血堅持。

影片班底包括《樓下的房客》攝影于光維、配樂乱彈阿翔等,長達2年半的攝製過程,也考驗工作人員的技術和毅力。

耗資6,000萬元的《出發》由導演黃茂森率領團隊,為了遠赴南極,劇組事前做許多技術與器材的測試。(相知音樂提供)

台灣知名運動家陳彥博從事極限運動超過10年,是首位完成世界七大洲、八大站超級馬拉松賽事的亞洲人,也曾經獲2016年四大極地賽總冠軍。但在獲獎榮耀背後,每場賽事都面臨身心的艱難考驗。

拍過李宗盛〈山丘〉、五月天〈步步〉MV的資深導演黃茂森,3年前在朋友家看電視,無意間看見陳彥博在四大極地總冠軍賽、第一站撒哈拉沙漠比賽拿下第2名的新聞。「那時我不認識他、也不知道極地賽是什麼,只知道他在沙漠跑了250公里、太長了,不可思議。可是最不可思議的是,這個運動是沒有獎金的。」

五月天〈步步〉是黃茂森執導的MV代表作之一。(相信音樂提供)

當時黃茂森提出想拍陳彥博,朋友竟說:「我認識陳彥博的爸爸。」幾天後雙方見面客套寒暄後,卻沒下文。隔了3個月,黃茂森又看到陳彥博在四大極地總冠軍賽第2站新疆戈壁熱衰竭的報導,被陳彥博的賽後感言所感動,才下定決心要拍。

雖然想拍,經費哪來?黃茂森說服多次合作的相知音樂,出資1,700萬元讓團隊到智利與南極拍攝陳彥博,這筆錢成了拍片的第一桶金。但因距出發時間太趕,黃茂森先掏腰包買飛機票與赴南極的船票,光是5張船票就花了近200萬元。

黃茂森(右)為了拍攝陳彥博(左),來到地球最南端的城市阿根廷Ushuaia。(相知音樂提供)

「我永遠記得,因為行程太倉促、太晚訂位,只好住甲板底下的4人房。船艙狹小到攝影器材塞進去後幾乎是貼著臉,但就這樣一路去南極了。」黃茂森出發後,才慢慢了解極地運動是什麼?選手自我訓練有多嚴格?而拍攝團隊出現在智利時,也讓陳彥博嚇一跳,因為之前許多人說要拍這題材,都只是說說,沒想到黃茂森來真的。

去拍和想去拍是兩回事,這趟拍攝對黃茂森而言有如打仗。為了去南極,陳彥博事前在台灣租冷凍庫在裡面練跑,習慣低溫。黃茂森則租冷凍庫測試器材,運作幾天,看電池能撐多久、機器到零下幾度會無法使用。

攝影團隊在大雪紛飛的情況下忍受酷寒拍攝。(相知音樂提供)

在南美洲與南極拍攝近2個月後回台,黃茂森又有新構想,希望拍成不一樣的紀錄片或紀實電影,藉真實與虛構穿插的形式,呈現陳彥博的心路歷程。為配合陳彥博移地訓練,並回到他當年極地超馬追夢起點所在的加拿大育空地區,黃茂森再組團隊遠赴北冰洋、阿拉斯加。但這次因要兼顧紀錄片以及劇情片,不只要先有劇本、還有演員,團隊更大,並得趕在北冰洋雪融之前拍完。

 

極地拍攝好不容易殺青,沒想到花了2年整理、蒐集素材與後製,更剪出約100個版本。

如今回看,黃茂森坦言自己「輕敵」,因為首次拍這麼大規模的影片,不知道會有層出不窮的狀況,幸好班底都很專業。黃茂森先列出拍攝期程,邀檔期可以配合的工作人員加入,最多曾到11人,《樓下的房客》攝影于光維就是其中一員。

《出發》裡捕捉到陳彥博心情轉折的動人時刻,也拍出大自然的神奇壯闊,黃茂森說:「所有畫面都是拚命拚出來的,否則拍不到那麼美的影像。期間攝影機也曾故障,下雪也等了一個月,等到心都慌了!大家都承受很多不確定的壓力。」

北冰洋的拍攝工作好不容易殺青,沒想到又花了2年整理、蒐集素材與後製,尤其剪接更剪了約100個版本。黃茂森解釋:「我們等於拍了2部片:一部電影、一部紀錄片。原本希望交錯呈現,但剪輯選用畫面時發現,2種片的OK take不一樣,中間不斷思考,後來決定專注在紀錄片,劇情片部分全拿掉。」

陳彥博常請親友或自己拍攝比賽過程,10年來包括教練潘瑞根、導演黃信堯、攝影師顏伯丞等人,一棒接一棒,他們拍攝的影像,提供《出發》豐富素材,看見陳彥博的成功、挫敗、受傷與成長。

乱彈阿翔為《出發》創作主題曲並包辦電影配樂。(相信音樂提供)

配樂部分,黃茂森請到乱彈阿翔助陣,因彼此理念相合,乱彈阿翔只收了非常友情的價格。事前黃茂森曾給他很完整的音樂方向,沒想到反而影響他的創作,「他說因為我們音樂給太準,他腦袋掙扎3個月,快精神崩潰,一直 delay。後來終於拋開,成果超乎我想像的好。」

 

整部片子全靠團隊好手與好友幫忙,但不要錢的最貴,因此背了許多人情債。

「我們的團隊很強,愈強的人愈有怪僻,跟他談錢,我們付不起。你要用他們講話的感覺,你愈了解他們,愈可以不花錢讓他們做願意做的事情。」黃茂森笑說,不是有緣人很難做下去。一部片拍下來,全靠這群好手與好友幫忙,但不要錢的最貴,他因此背了許多人情債。

至於拍攝費用,黃茂森透露,製作費約5,000萬元,加上宣傳發行費,應有6,000萬。除了相知音樂的1,700萬元,其餘全靠黃茂森掏腰包。「曾想找其他金主,但我不可能邊找金主邊拍片,所以都用自己的錢,拍著拍著,我就變成老闆。」

陳彥博(左前)與攝影團隊在智利巴塔哥尼亞國家公園冰川搭船移動到拍攝地。(相知音樂提供)

資金上,黃茂森謙稱量力而為,但過程讓他收穫滿滿。他戲稱,多年拍MV、廣告經驗,其實是「負經驗」,「廣告的英雄是商品、MV提供的是激情,可是電影不一樣,要拋開以前專業制式的經驗,這是我這2年的大功課。」跨入新領域,黃茂森體會很多,更因學習,覺得自己進步,興奮不已。

黃茂森希望《出發》片中,陳彥博向夢想出發的精神,能形成「夢想接力」,「觀眾也是『夢想接力』的一份子。我們拍完了,換觀眾去接力,接力接給誰?接給你人生的記憶,一代代傳下去。」

更新時間|2019.05.29 08:50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