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博抗癌成功再戰超馬 竟跟背包與樹葉聊天

【夢想接力番外篇】

文|項貽斐     攝影|陳仁萱
極限超馬好手陳彥博經歷各種嚴酷氣候的考驗,但是也有軟弱、掙扎的時刻。

「我征服的不是大自然,而是自己內心的懷疑和恐懼。」這是極限超馬好手陳彥博在臉書粉絲頁的自我簡介。儘管他的足跡遍及撒哈拉沙漠、南北極等地,經歷各種嚴酷氣候的考驗,但是他也有軟弱、掙扎的時刻。在黃茂森執導的紀錄片《出發》裡,就捕捉到陳彥博在雪地掉眼淚、痛哭或想逃避嚴格訓練的另一面。

從事極限超跑運動超過10年的陳彥博,小時候是競速溜冰選手,國二開始跑步,上了成淵高中後,繼續練習田徑。當時他曾有一段時間因吃飯不正常,罹患胃潰瘍,讓他興起放棄的念頭,中斷練習,但因教練潘瑞根的教訓,他又重新練跑。2008年、22歲的陳彥博與超馬好手林義傑、劉柏園組隊,首次挑戰磁北極650公里的極限馬拉松,獲團體組第三名,從此他不斷挑戰各種不同艱難狀況的極限超馬。

在紀錄片《出發》裡,由陳彥博親自配上旁白,娓娓道出他從事極限超馬以來的心路歷程。影片中除了有陳彥博走在深深的雪堆裡痛苦萬分的模樣,還有他飢寒交迫難以入睡、幾乎想退賽的自我掙扎;也有他在2011年時,從南極洲回台,發現25歲的自己竟罹患咽喉癌的震驚、害怕,但因不想讓家人擔憂、還自己辦住院手續。不過這些打擊、挫折都成了後來陳彥博繼續前進的動力。抗癌治療休息半年多後,陳彥博又成功完成南非喀拉哈里沙漠250公里超馬賽。

陳彥博在雪地剷雪準備煮食,在極地練習或比賽時,他經常一個人獨處。(相知音樂提供)

在競技場上的陳彥博總給人剛強的鐵漢形象,但因每次比賽陳彥博最需要面對的是自己、是大自然,這時的他又是另一種樣貌。《出發》裡可以看到陳彥博因為長期獨處,有時會喃喃自語,有時更會和周邊事物與大自然的一切展開對話。長期跟拍陳彥博的導演黃茂森說,陳彥博在訓練或比賽時,因為常一個人、很孤獨,有時會和背包、筆記本聊天,到了戶外又和樹木、葉子對話,感覺是處於萬物皆有神的世界。

更新時間|2019.05.31 10:0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