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白痴開2店2】香料醬料原裝空運來台 運費一年破十萬

欣味王將麵專訪

文|謝君怡    攝影|陳俊銘 吳貞慧    影音|陳建彰 梁莉苓
閆嘉慕小時候是家裡的小公主,完全不會烹飪,炒飯米粒跟子彈一樣硬,創業前特別回東北學做菜。

閆嘉慕大方把袋裝粉末遞給我們,嗅了嗅,只辨識出基本的五香、八角,其他還有哪些成分?閆嘉慕但笑不語。「所有的辛香料、醬料全都是原裝空運進來。」一年光是運費就超過新台幣十萬元,「我旺季飛回家才1萬8000多元,它比我還值錢啊!」這些東西用在餃子也用在麵食,「一大碗王將麵,肉片給很多、配料也很多,但都沒有中間那一坨醬貴,卻占掉一半成本。」

招牌王將麵以傳統東北大醬為主醬料,搭配溫體黑豬肉、五種蔬菜及溏心蛋,口感豐富,CP值頗高。(120元/份)

她口中說的王將麵類似炸醬麵,「我夫家姓王,將的話是指大醬,跟韓式大醬、日本味噌原料一樣,就是黃豆煮熟加上鹽巴,然後塑形風乾、下缸發酵。早期北方每家都有自己味道的大醬。」洋蔥爆香放入絞肉、切小塊的根莖類及醬料燉煮,「北方冬天沒有葉菜類,根莖類是維生素主要來源,『王將』加這個是遵循傳統。」閆嘉慕細細說明,讓人以為她自小就燒得一手好菜。

欣味王將麵店內的醬料與香料都是從哈爾濱空運來台,運費一年就要十萬元以上。

「我以前炒飯要炒2個小時,米粒跟子彈一樣硬。開店的時候我朋友說:『連閆嘉慕都可以開餐廳,沒有人不能開。』」她許多親友都有烹飪背景,媽媽開過餐廳、表哥是黑龍江省有名的廚師,徒子徒孫眾多,創業前她回東北學做菜。「到一間飯店發現這道菜我喜歡,直接進廚房學。抄重點回來以後發現看不懂。」尷尬摀住臉,她自首:「我有點對不起最開始的那些客人,白飯不會煮,水餃煮不熟,不然就煮到看不出來它是個水餃。」

閆嘉慕來自哈爾濱,是家人捧在手心的獨生女,不顧全家族反對嫁來台灣。(閆嘉慕提供)

出生在中國一胎化政策的時代,她是受寵的獨生女,十指不沾陽春水,連碗筷都沒有收過,生活技能趨近於零。高中畢業剛好有個機會可以進百貨公司,「那時候工作不好找,媽媽擔心我的未來,要我趕快去。」18歲的小女孩賣的是珠寶,能力強到出乎所有人意料,一個月就能掙超過新台幣萬元。後來卻因為情傷,離鄉到了廣東。

「那時遇上我先生,待了一年我回北方,遠距離交往3年。」一年見面3、4次,約會都在廣東,中間還遇上SARS。結婚這件事是閆嘉慕自己開口,「北方人一般22、3歲結婚,我就問說:『要不要婚來結一下?』」現在想想年輕的自己是衝動了些,「有點過於自信。那時我在服裝批發公司上班,從只有5、6個客戶做到快90家經銷商,我相信自己的能力,不怕重新開始。」

更新時間|2019.08.01 03:2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