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書刊專訪(番外篇)】心愛的兔子意外過世 讓他陷入心力交瘁的循環

文|楊政勳    攝影|陳毅偉
因為養的兔子意外過世,讓黃色書刊開始對生活沒有安全感。

順遂的畫家近年有個難題:疑似強迫症的症狀正困擾著他。

原本只是輕微症狀,卻因為兩年前養的一隻兔子意外過世而讓症狀加劇,「我當時養三隻兔子,第一隻養的兔子有天晚上忽然不舒服,我抱牠衝去急診,醫生開刀後還是走了。從那之後,我就覺得什麼事都可能發生,就算我已經發現了。」

愛小動物的他送走了陪伴三年的兔子,兔子離世的那幾天,他哭了好幾回,一直呈現崩潰狀態。問這件事對他的影響,「覺得意外來了擋不住吧,自己會變得特別小心翼翼。」他開始擔心生活大小事,「例如怕瓦斯沒關,走到一樓又走回三樓再去檢查,但其實我根本沒開過瓦斯總電源。」或是在ATM領錢,「只要有人站得比較近,下次就會去改密碼。還會請老婆站我後面幫我擋住,在生活上相對很多事沒有安全感。」

若碰上跟兔子相關的事,更讓他陷入嚴重焦慮,「去年小年夜回高雄過年,因為在台北有養兔子,我想到在床上放了一本書忘記收起來,因為怕兔子吃到顏料會中毒,我擔心到睡不著,就在除夕夜當天早上五點衝回台北,只為了把那本書收起來,然後再回高雄吃年夜飯。」

黃色書刊坦承,煩心這些瑣事已經影響到他的生活,「有時會把自己搞到心力交瘁,但旁人會覺得你到底在幹嘛。」這也影響到他創作後的校對,「文字會一直來回檢查好多遍,一直重複看有沒有錯字。」他左臂上有個顯眼的兔子刺青,正是那隻過世的兔子,以為是事後為牠刺的,詢問後才發現是兔子生前時刺的,可看出他對牠的重視。刺青卻也成為永恆的紀念。

更新時間|2019.09.26 09:4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