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坑與屍坑番外篇1】盼流傳礦工文史礦 「當礦工是我一輩子的宿命」

文|黃文鉅    攝影|王漢順    影音|梁莉苓
扣除中間去做生意,周朝南一共做了43年煤礦工,他說礦工就是他的宿命,有深厚感情。

大家問我,為什麼想做這個「老礦工回憶展」?也許是我的宿命。我一輩子都在當礦工,對礦工有深厚感情,我過去保存了相當多的文物,早期台灣經濟是靠煤炭,當時經濟、國防、民生、交通全都是靠煤炭發展,你往背後牆壁上看,有一張照片,是政府呼籲「產煤裕國」,我特地拍下來,當初煤炭能生產出來,國家就很強了,不像現在國家要強要買F-16啦,差多少!

如今,煤炭沒有了,礦工們也老了,這一段歷史就快消失,煤炭輝煌的歷史,是礦工用鮮血去打拚來的、屬於我們的心酸史。這一段歷史在台灣一定要留下來,我不忍心它就此消失,如果我不做「老礦工回憶展」,它絕對會從台灣消失。我們幾個礦工朋友提議,吃飽閒閒不如來做個文史展,把歷史傳承下來,就是柯茂琳、何炳榮、陳慶祥跟我4個人。錢呢?政府1個月給我們3500年金,一人拿3個月,四個人就有4萬多,我自己再掏10萬塊,從這14萬開始做,我陸陸續續也有再拿一點錢出來。

我們那年代礦工非常認命,有工作給我做,有錢可以賺,我就去賺,監工叫我加班我都甘願。我們那年代為了溫飽,什麼事都要幹,也很認命,沒有怨言,或者說,當礦工到現在我都沒後悔過。我很認命,認為礦工就是這輩子要做的事,要不然我現在75歲了,早該在家裡睡覺,怎麼還來弄這個「礦工回憶展」,忙得一塌糊塗又要花錢。

我是(瑞芳)猴硐的原住民,不是山地同胞,是生在猴硐,長在猴硐,將來會死在猴硐的原住民。一家三代都礦工,我爺爺礦工、爸爸礦工、媽媽礦工,我阿嫂、哥哥也礦工,我弟弟、妹妹、老婆也礦工,全家礦工,堂兄弟很多個也都是礦工。住在這邊嘛,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瑞三煤礦離我家最近,我們那年代要出去外面討生活,談何容易!沒有一點技術、學歷,那時候外面工廠又不多,我在這邊現成的,馬上今天工作,明天就能拿到錢。

國中還沒有畢業我就不想讀了,不愛讀冊啊,讀冊真艱苦啊你知影某?我是基隆一中(初中部)的嘛,沒畢業,我爸爸說你不讀囉?我說不讀。他說不讀就來做礦工!我說好啊,我跟你去做。16歲,還不能保險喔,還小嘛,但我有體力啊。我的上學路是一天要走4個半小時,我家到學校是早上去,下坡路走2至2個半小時,猴硐山上走去三貂嶺去讀書啦,我的上學路非常精彩,下課回來走2個半至3個鐘頭,因為回來是上坡,去上課是下坡。我家住在雲的上端,早上起來看雲海,穿過雲中抓霧,到霧下看天上的雲到達學校,2個半鐘頭。沿途梯田、小溪、峽谷、斷崖、瀑布,美不勝收,現在小孩子哪有這種享受,我每天在看那些東西。現代人喜歡去阿里山看雲海,靠腰,我每天嘛置咧看!

我第一天上工,是跟爸爸媽媽去當學徒,都在平水坑幫忙一些外圍雜事,隔了2年,正式去當礦工,老天爺送我一個禮物,頭一天用拖籠運煤的時候,力量使用不當,肩膀撞在坑壁上,有流血啊,雖然不是很嚴重的傷,第二天還是去工作,但變成礦工第一天的紀念品。

我很認命,當礦工的訓練不覺得有什麼苦、什麼危險啦,為著生活嘛,爸爸媽媽做礦工很辛苦在養我們,我身為長子有義務幫忙,下面有弟弟妹妹要養。家裡不知道什麼原因,錢總是不夠,我就會幫忙賺錢,到三十幾歲賺的錢我沒有拿過,都是我爸爸在算,他一個月給我100塊零用金,我算很乖,娶老婆生孩子了,錢都通通交給我爸爸。

民國四十幾年,福利還沒這麼好,工作一天是40塊錢,後來隨著時間在變,五十幾年是100多塊,六十年是6、700塊,石油能源危機以後,一天變成7、800塊,後來就1000多、將近2000。礦工相較於外面行情要多一點,但就是拿命換來的辛苦錢,比較危險。

 

周朝南,75歲,瑞芳人,礦工資歷43年

更新時間|2019.10.19 04:14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