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機車3】不進新光家族事業 他說父執輩對外人慷慨對自己人嚴厲

WeMo Scooter創辦人暨執行長 吳昕霈專訪

文|邱莞仁    攝影|王均峰 林育緯    影音|吳偉韶
吳昕霈說,創業的動機是他和3位美國學校的高中死黨,在抱怨工作時,聊天聊出來的靈感。

今年將滿40歲的吳昕霈,從小生長在三代同堂的大家庭裡。「你要說我崇拜過誰,或有誰對我待人處事的影響很深,我想是我的祖父跟父親。因為家族的關係,很多人會來找他們解決困難,他們對自家人非常非常嚴格,對外人卻非常信任和慷慨。」

他在美國學校就讀,我們想像他是個搞怪學生,吳昕霈卻說自己很無趣。「我個性內向、不善跟人溝通,不是年級中很popular(受歡迎)的,更不是品學兼優的那種。」但WeMo舉行記者會他常親自出馬?「我的個性還是比較害羞,只是現在被逼著到台前說話。其實是創業後,才真正讓我轉大人,從賽亞人變成超級賽亞人。」

大學時他到美國南加大求學,畢業後留在加州到英特爾工作。「父母從沒跟我說:『你回來好了。』沒有所謂『回家族工作』是必然發生的事。」

大學畢業後,吳昕霈留在加州工作,因為情傷,他離開美國西岸,遠赴東岸的紐約攻讀MBA。(吳昕霈提供)

在美國生活穩定,下一步應該是結婚、在當地定居,然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那時跟遠距離戀愛的女朋友分手,這件事就大轉彎。」是他被甩嗎?吳昕霈苦笑:「勉強來說是吧。」

吳昕霈從美國西岸遠赴東岸的紐約攻讀MBA,之後進入麥肯錫上班。「我的背景是科技業,在麥肯錫當管理顧問比較像家醫科,什麼行業都看,解決的問題千奇百怪。」他隸屬台北辦公室,常飛往各地出差。「在麥肯錫待了快5年,當我在思索下一份工作時,猶豫了一些時間。一方面是獵人頭找的工作沒有我喜歡的題目,另一方面會想,我們一直往外跑,台灣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做的?」

吳昕霈(左)與WeMo技術長鄭捷(右)是美國學校的高中同窗。

那時吳昕霈與3位美國學校的高中死黨常湊在一起聊天,「其中2人是我在麥肯錫的同事。當初在麥肯錫,我們做了一份台灣總體經濟概況的白皮書,有什麼是可以施力的?像外資不願來台投資,這就是我沒辦法做的。」從產業抽絲剝繭,他們發現,共享機車在台灣仍是無人殺入的藍海。

「共享經濟不是新的概念,但以前你沒辦法想像我可以用分鐘計費、再租車子給人家。」吳昕霈解釋,科技的進步,把過去碎片的東西轉成商業化模式。「一開始聊天是抱怨工作,後來就愈來愈正經地聊,覺得『哇!這很有潛力』,便決定一鼓作氣地籌備。」

更新時間|2019.12.23 03:03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