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鬥士挨批「女漢奸」 連累兒子小學讀4天就被退學

【被失蹤的律師番外篇】

文|項貽斐     影音|洪偉韜 林雅菁
王全璋與李文足唸小學一年級的兒子今年9月再度遭失學打擊。(翻攝自李文足臉書)

日本NHK紀錄片《消失的律師》以「709大抓捕」中被捕律師王全璋案為主軸,描述事件發生兩年後的發展。王全璋因被捕後音訊全無將近4年,被稱為「709案最後一人」,王妻李文足生活在被監控、打壓的環境中,不只四處奔走救夫,還得照顧當時才2歲半的幼子。

因為王全璋,李文足的住處樓梯間被安裝監視器、三不五時就有國保便衣上門阻攔她外出、兒子申請入幼兒園被拒、回湖北老家當地公安忽然上門強行進入...。李文足忍不住苦笑說:「沒想到自己成了有名的『女漢奸』。」但她知道這一切就是當局「為了摧垮你的意志、持續打擊,讓你知難而退。」

不過李文足面對打擊,並不是一開始就如此堅強。王全璋剛被捕失蹤時,李文足有半年天天以淚洗面,但在「709大抓捕」受害律師家屬的相互鼓勵下,不只勇敢面對強權、要求公平對待,也進一步聲援其他類似處境的人,勇於發聲。

面對重重挫折、打擊,李文足曾在《消失的律師》訪談中忍不住落淚。一旁玩耍的兒子回頭看到,好奇問:「妳幹嘛流眼淚?」情境讓人鼻酸。她坦言:「我們很多時候會陷入絕望,但你還是得硬著頭皮往前,再艱難、憤怒、無助,等情緒過了之後,繼續生活。」

李文足為了丈夫王全璋鍥而不捨四處奔走。(公視大展提供)

王全璋被捕不只李文足受牽連,連他年幼的兒子王廣微接受教育的權利都常面臨剝奪的威脅。李文足在推特與臉書中指出,2016年警察下令她居住的北京市石景山區所有幼兒園,不能接受她的兒子上學。兒子王廣微因找不到幼兒園失學在家,直到2018年5月才終於找到願意接受王廣微的私立學校,進入幼兒園大班。

2019年9月,李文足6歲的兒子王廣微上小學,但讀了4天,警察已經連續數次去學校施壓,導致兒子再度失學,讓喜歡學校生活的兒子難以接受。儘管受到打擊,李文足仍然不放棄,重新整理情緒後,她在臉書上寫著:「我擦乾眼淚,開始微笑,告訴他:如果我們不能在這所學校上學了,我相信,上帝會給我們預備一個跟現在一樣好的學校!」

更新時間|2019.12.31 08:16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