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情色白皮書4】「做給大家看還能收錢」 深入直播砲陣地

文|鄭進耀    攝影|攝影組
A先生床的正上面有一個自製塑膠盒,大小剛好可以放進手機,方便自拍性交場面。

直播主A先生來自一個保守的軍公教家庭,小學時電視新聞出現男同志被攻擊的新聞,父親要他發誓不能當同性戀。國中時見網友,網友威脅他上床,若不從,要跟他家人舉發他的性傾向。A太害怕,於是跟對方發生關係:「那時候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是性侵,只是長大後,有段時間很不想承認發生過這樣的事。」

問他是否有創傷?A先生否認,但說:「我會一直想追求美好的性愛,來忘記那段不愉快的經驗。」25歲的A先生說他很常做愛自拍傳給朋友看,「後來知道有直播,想說既然這麼愛做,不如做給大家看,還能收錢。」由於他是少數敢在影片露臉的直播主,加上年輕、有臉蛋、有身材,又放得開,很快就在平台上走紅:「我第一次拿到收入,大約1、2萬元,滿驚訝做這個也能收錢。」

這讓A先生開始投入直播產業。走進A先生的房間,一個小客廳、一張床占去大部分的空間,這是他直播性愛的主要場景。攤開行事曆,他一週五天都約了人做愛,「幾乎每場我都會拍,除非對方身上有太清楚的特徵會被認出來,比如刺青或是毛髮,我會遮一下,或是放棄不拍。」

A先生平均一週會上傳一支15分鐘以上的性交影片,保守估計光靠影片收入便優於一般上班族。這麼高的性愛頻率,他卻說自己從來都不膩,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我喜歡被別人看,別人傳布我的影片,稱讚我的片子好看,很有成就感。」

28歲的哈妮也是來自一個保守家庭:「我家裡從來沒有跟我談過性教育,學校課本教的是性器官,也沒教你怎麼談戀愛。」她上大學談初戀就被騙,和一個年長的男子交往一陣子後,發現對方已有一個論及婚嫁的女友。因為父母總是為了錢爭吵不休,上了大學的哈妮,拚命打工,只為了讓自己有安全感。

她和前男友原本打算結婚,連新房都布置了,雙方家長也時常互動,但二人私下的性生活不合:「每次跟他做就會痛,可是我又很需要…」想到未來40年都要面對這個困境,她索性提分手,開始認識不同的朋友,和不同的人上床,「看到朋友有在做直播,覺得很好玩就跟著玩。」

哈妮與前男友分手之後,性生活大解放,「我以前就是聽話的乖小孩,終於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更新時間|2020.09.18 01:35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您即將進入之內容
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第六條第三款規定,本網站已於各限制級網頁依照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之規定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請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亦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