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門財賺10億番外篇】不怕給年輕員工舞台 董座:「公司會死,就是我決策錯誤」

光隆精密董事長呂皇甫專訪

文|邱莞仁    攝影|陳俊銘
呂皇甫大學畢業後曾進入外貿鞋廠工作,在外磨練了8年,才回到光隆上班。

呂皇甫是光隆精密的第三代,從小備受疼愛,但他大學跑去念法律系,沒想過要回家工作。大學畢業後,他更捨棄「皇太子」的光環,進入台中一家外貿鞋廠上班6年,之後又在銀行業磨練2年,「直到我爸說『你不要在外面浪流連了』,我才回來。」

呂皇甫一開始擔任光隆經營企劃室專員,只是,從光鮮亮麗的鞋業與銀行業回到金屬加工廠,難免水土不服。「感受落差最大的是年齡。」

過去,父執輩承襲日式管理的終身雇用制,公司年齡層偏高,當時31歲的呂皇甫,是全公司最年輕的員工。「退休員工一年一聘被請回來,年輕人看了誰願意來你這?來了永遠沒有出頭天的機會。」

曾在外磨練8年的呂皇甫,頗能同感基層員工的心情。「我剛到鞋廠工作時起薪只有2萬2千元,還曾被外國設計師羞辱。因為童鞋的轉印圖案不符他的標準,他在停車場拿鞋子丟我:『這是什麼fucking shoes?』」

傳統產業不易留住人才,呂皇甫認為,除了多提供年輕員工有發揮的舞台,掛牌上市也是增加公司知名度的方式之一。

6年前,呂皇甫正式從父親的手中接班,他以自身的經歷出發,鼓勵年輕職員多出差、多上台報告。「譬如現在開經營會議,我都讓副手上台,不讓大主管做報告,你不這樣,怎麼訓練他們的口才跟膽識?我不聽最大的跟我解釋,我喜歡聽下面的人跟我解釋;有出差就讓副手去,我就讓你盡量試,你試過還是不行,不用擔心,後面還有我。」

「老一輩最常說的就是:『你猶未啦、他猶未啦(閩南語,指還不成氣候)』可是等到他們有辦法的時候,戰鬥力也被磨到沒了。」雖然父親曾罵他不尊重前輩,但他仍堅持換血,並著手與台中當地的大專院校進行建教合作,「你不讓他去試,你怎麼知道他行不行?」

呂皇甫(左2)強調,只用高薪資、高福利留住人才的時代已經過去,「要抓住員工的心,就是給他機會表現。」

「公司假如會死,一定是我做了錯誤的決策。」呂皇甫強調,只用高薪資、高福利留住人才的時代已經過去,「要抓住員工的心,就是給他機會表現,讓他可以直接跟董事長報告,有充分發揮的空間,否則你給他再多的錢,不給他表現的機會,任何人來工廠都待不住。」

今年3月中,光隆也即將在台掛牌上市,呂皇甫說,選擇上市,也是為了留住人才。「我們公司在台中大雅,往往附近大學的學生一畢業,就是被周邊的上市櫃公司拉走。我希望透過上市增加公司的知名度,讓學生願意投入傳統產業。」

更新時間|2020.03.02 05:2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