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視角遊靜岡6-6】飲一杯抹茶 走進千利休的世界

文|林亦君    攝影|葉琳喬
日本的茶道世界自成一格,越研究越有意思。

茶道起源於中國,卻在傳入東瀛後開花結果,成了另一種模樣。這回我們跟著文學教授朱嘉雯走訪靜岡,在這個盛產玉露的茶鄉,看到豐臣秀吉的茶室,也品嘗到各式煎茶、抹茶,最後來到三溪園體驗裏千家的立禮茶道,如此輕鬆地走進日本茶道世界,讓我對東洋的茶文化,更多了些親近感。

朱嘉雯不僅透過閱讀瞭解日本茶道,也曾親自走訪,體驗茶道世界。

日本的茶道世界多采多姿,我們在微寒季節裡跟著文學教授朱嘉雯一起走訪盛產抹茶的靜岡縣,親身體驗日本人的飲茶之道,感受茶道的四季美感所在,讓旅行更添上一抹優雅的色彩。

朱嘉雯說:「日本的茶道文化豐富,歷史久遠,以致於我們來到日本的時候,都要來享受一杯抹茶,來體驗茶道文化,但實際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起源的呢,有一種很盛行的說法,是在16世紀末期的桃山文藝時代,出現了一位大茶人名叫千利休。」

「千利休經歷了織田信長、豐臣秀吉,一直到德川家康,締造了日本茶文化的一個高峰點,尤其從他侍奉了織田信長開始,就正式作為一個宮廷的茶人,茶的文化在他手上發揚光大,飲一杯這樣的茶,配合各種的點心,以及服飾穿著,甚至連茶室裡面的布置、壁龕上的字畫、插花,以及四季的風光,都要配合整個茶室的文化跟環境,締造一個整體的文化,這才是真正茶道的藝術,這一切都是在千利休的手上完成的。」朱嘉雯強調。

在日本靜岡「MOA美術館」喝抹茶、吃和菓子,是旅程中的小確幸。
「一白庵茶室」位在美術館的戶外庭院中。

這一趟我們來到以種茶聞名的靜岡,先在「MOA美術館」中欣賞豐臣秀吉打造的「黃金茶室」復刻版。雖然細雨霏霏,把庭院染得濕漉漉的,但是來到庭院中的日式茶屋「一白庵茶室」,點一杯抹茶,從屋裡看出去,就是一幅清雅的風景,也是正好適合喝茶的溫度與心情。

清見寺一年一度的茶會,品嘗的是當地盛產的玉露茶。

靜岡還有一間清見寺,是德川家康小時候住的地方,我們造訪之時,剛好在舉辦茶會,我們被熱情邀請入座,喝的倒不是抹茶,而是當地著名的玉露綠茶,入口略苦回甘,又是另一種日本茶滋味。

最後一站我們跟著朱嘉雯來到另一個日本國家指定名勝「三溪園」,體驗裏千家的「立禮」茶道,也就是坐在椅子上喝茶,與一般坐在榻榻米的形式相比,感覺友善多了。

三溪園的茶師教朱嘉雯如何用茶筅打出合格的抹茶。

茶師村田宗代告訴我們,茶道是日本自古以來的儀式,特別重視季節感,但最終的目的都是著眼於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從千利休開始到現在已經過410多年,他奠定了茶道的形式,如今已成為日本全國的文化了。

茶師村田宗代細緻地說明日本茶道的作法。
日本茶室中的布置,包括壁龕上的字畫、插花的審美,都源自於日本第一茶頭千利休。

她說,出身商人之家的千利休,自幼研習茶道,18歲拜武野紹鷗為師,因為具備極高的審美天賦,加上豐臣秀吉的力捧,很快就成為「天下第一茶頭」,他創造了侘寂(Wabi-Sabi)觀念,掀起一場茶道革命,像樂茶碗這種全黑的茶碗,就是千利休第一個使用。

我們一邊看著茶師快速地打著茶湯,一邊聽茶師村田宗代解說:「茶湯有濃淡之分,大家剛剛品嘗的是淡茶,裏千家的作法是把泡打出來,所以打得很快速,如果是濃茶,會有3到4個人分享一碗茶湯,茶筅就不是用振動的作法,而是用揉捻的,才能做出濃稠的茶湯,讓3個人一起分享,淡茶的話才需要快速的振動。」

茶師用鐵釜煮沸熱水後,便開始沖茶。
最後完成的抹茶,上頭有一層泡沫,入口微苦,適合搭配極甜的和菓子。

「享用抹茶的時候,要把茶碗的正面對著自己,用拇指和食指扣住茶碗,朝兩點鐘、四點鐘的方向,轉一下、兩下,把沒有花紋的地方對著自己,花紋對著外面,從沒有花紋的一面慢慢地享用茶湯,擦拭乾淨後,再轉回到剛剛的方向,這時正面又對著自己的方向,就可以欣賞比較低處的花紋。」

除了喝茶的方式,村田茶師還拿出隨身的懷紙,解釋說這是一種紙巾,吃點心的時候,可以拿這個出來盛放,另外還有一種「古袱紗」,端茶碗的時候,可以用這個墊在茶碗下面,尤其是珍貴的茶碗,不要直接用手拿,可以用這個包住,然後端給客人,這些東西都要隨時放在懷裡,需要的時候隨時取用。如此親身體驗一回,感覺自己與千利休也更貼近了一點呢。

更新時間|2020.03.04 11:19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