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搭檔收工後不連絡 他對「浩角翔起」的話很有感

【駐台來說笑番外篇】

文|祁玲    攝影|楊兆元    影音|陳廷豐 張匡皓 林雅菁
主持搭檔「浩角翔起」形容他們是同事而非好友,讓三木奮很有共鳴。(翻攝自官方粉絲專頁)

從日本來台灣發展的「漫才少爺」,是三木奮和太田拓郎組成的漫才表演團體。兩人合作逾10年,舞台上默契十足,但收工後,私底下很少往來。

太田說:「日本的搞笑藝人都這樣的。如果太常相處,我們兩人的經驗都會差不多,沒辦法發掘出新鮮好笑的事情。」

有一次,三木獨自出席其他劇團的尾牙,對方問「太田在哪裡?」三木的OS是 「關我屁事」,這就是日本搞笑藝人的態度。可是對外界來說,他和太田是一個表演團體、好朋友,怎麼沒有一起行動。來台灣後看節目,發現「浩角翔起」也說彼此是同事不是好友,讓他很有共鳴。

三木解釋:「 雖然太田是我的搭檔,但不算是好朋友,有時反而像敵人,把彼此當做競爭對手。」比方兩人一起受訪,三木把記者逗笑了,太田也會不甘示弱。又或者上談話性節目時,太田講述一些事情,三木心想:「這我的段子吧。」

兩人能長期合作,除了尊重彼此的差異,最大關鍵還是熱愛漫才演出,並且藉由表演讓觀眾開心,這樣的信念也是好的漫才組合的重要因素。太田說:「個性不同的兩人卻找到合作的方式,和結婚一樣,是命運。」三木也以夫妻關係來描述「漫才少爺」,雖是一體但又各自獨立。

太田表示,即使有時對三木不滿,命運卻讓兩人一路走到今天。至於三木哪裡令他不滿?一旁的三木看著太田問:「對啊?」太田說:「他是渣男!」

那麼三木討厭太田嗎?三木說:「沒有啊 。」太田馬上打臉:「 屁啦,很日本人,場面話。」 太田表示,三木會遲到,而且明明自己寫的段子,卻會忘詞,「對我來說,這是他渣男的地方。」

忘詞了怎麼辦?三木說:「找藉口,因為觀眾不會發現,我看太田的表情就ok了吧。」太田像抓到把柄立馬回嘴:「渣男吧,是你啊,你忘詞了吧。」

渣男多半形容不負責任、玩弄感情的人,太田真的知道渣男的用法?三木不諱言:「這部分也有耶,渣男。」太田也同意:「有一點點。」

就這樣,兩人一來一往,像夫妻鬥嘴又像漫才表演,為專訪畫下了句點。

「漫才少爺」的三木奮(右)和太田拓郎與其他日本搞笑藝人一樣,收工後各過各的,很少往來。

更新時間|2020.04.01 07:54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