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神還需平凡人2】父親、女友和愛貓相繼離開他 理性的會長只在獨自開車時掉淚

文|尹俞歡    攝影|林韋言 鄒保祥    影音|吳偉韶
做為稱職貓奴,陳冠榮家中到處可見貓的睡墊和玩具。

搜救人員最後在一台翻覆的消防車下發現陳進發的遺體。「那時在醫院認屍,我媽崩潰了,但不停有里民打電話來,不是問我爸在哪,而是問接下來怎麼辦,他們還不知道我爸發生什麼事。我看我媽沒辦法處理,就接手說我爸在忙,臨時跟記者問了幾個市府緊急連絡資訊,叫他們打去問…我掛完電話就哭,一接電話又裝沒事。」

和多數父子一樣,陳冠榮說自己不跟爸爸撒嬌,也沒說過什麼親密的話,最大的情感表達就是送禮物。他曾承諾要幫愛面子的爸爸買台大大的百萬休旅車,那將是他送過最貴重的禮物,錢才剛開始存,卻永遠來不及了。

氣爆前一週二人最後一次通電話,爸爸要他幫里民喬病房床位,他說醫生最討厭這樣,不耐煩地回:「那人沒救了!」爸爸悶聲掛了電話。「早知道是最後一次,我就不會這樣說話。」

整起氣爆造成32人死亡、321人輕重傷,是港都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公安意外。父喪後3天,陳冠榮決定帶著爸爸的遺志出任自救會長。他推導出一套理論:透過和解及補償,讓傳統意義上的被害者放下情緒,最後所有人就能為加害者求情、幫他們脫離司法制裁,事件才算圓滿落幕。不少人因此批評他「鄉愿」、「軟弱」,他不慍不火回說:「這次會這麼嚴重,絕不可能是一、二個人造成的…把我放在事件中任何位置,氣爆一樣會發生,那我沒有立場去苛責任何一個人。」

為了處理自救會工作,陳冠榮從台北大醫院離職,回高雄當小診所醫師。因為過度忙於公眾事務,論及婚嫁的女友和他分手,養了5年的貓也生病離開。才半年,他生命中重要的三段親密關係驀然消逝。

陳冠榮(後排右)醫學院畢業後,曾在萬芳醫院當到總醫師,下一步計畫要考腎臟科專科,卻碰上氣爆事件,讓他決定辭職回鄉。(陳冠榮提供)

那陣子他刻意不搭高鐵、開車往返北高,利用車行的5、6個小時,唱歌給自己聽,「那個時候LINE的訊息,都是別人傳來的情緒跟要處理的事情,開車就有藉口不用回。」他裝上原本在爸爸車上的行車記錄器,開車時看著看著就會掉淚,「我心裡都偷罵他,覺得要不是這些事,我還是在當大少爺。」車開到高雄,眼淚擦乾,他又是一臉冷靜地出現在災民面前,繼續當個理性的會長。

「那個時候就是很慘,沒什麼好說的…對我而言,離不離開(這個世界)好像沒有太大差別,最後是因為答應許立明(前高雄市代理市長)要幫忙做重傷者和解,讓我留在這個世界的動力大一些。」

2018年5月,32名氣爆罹難者家屬及65名重傷者,除2名重傷者選擇自行訴訟外,其他人都與廠商和解,總和解金額近10億元,傷者自此35年內的所有醫療及看護支出,也都由當時外界捐助的善款埋單。今年2月氣爆案二審辯論終結庭,6名傷者及家屬出庭,主動希望法官判被告無罪,陳冠榮心中預想的癒合路線,幾乎就快走到終點。

更新時間|2020.03.26 08:46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