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偉棠書評—冷眼熱心,前衛有言S01E00】前衛文化如何面對社會歷史

文、聲音|廖偉棠 繪圖|欒昀茜

轉型自「鏡文化書評」的「鏡好聽書評」開始啟動了。首先為您推出「廖偉棠書評—冷眼熱心,前衛有言」與「黃宗潔書評—動物與環境:命運交織的共同體」系列。

每月第二週,廖偉棠的「冷眼熱心,前衛有言」系列書評,將探討前衛文化如何面對社會歷史,以及「無言」的前衛,如何在今天變成「有言」的前衛。精彩書評,陸續推出。請持續關注我們,更歡迎到《鏡好聽》的粉絲團或Instagram與我們互動!

人,是歷史與當下的人,藝術如何幫助我們把時代的渾沌看得更清楚呢?

歡迎收聽「冷眼熱心,前衛有言」——前衛文化如何面對社會歷史。

我是廖偉棠。這一季的廖偉棠書評,我將會探討十本書,和聽眾朋友分享,前衛文化如何面對社會歷史,無言的前衛,如何在今天變為有言的前衛。

一個忠實自我的藝術家,不可能自外於時代

回顧一百多年前,所謂的前衛藝術、前衛文學與文化開始進入市民社會,給予公眾的大體印象是身處象牙塔,高高在上超然於現實世界的。無論公眾或者研究者,都慣於用「純詩」、「純藝術」之類的言辭來形容這些他們多感隔膜的前衛者,並藉詞把他們束之高閣。

直到近年,我們才漸漸發現這也許是個誤會。哲學家和文化研究者開始反思,創作者本身也開始自覺:前衛文化如何面對兩次世界大戰之後的社會與歷史?他是被動承受創傷的人,還是可以主動提出政治鬧劇以外的新秩序的人?

正如法國左翼哲學家雅克.朗西埃對被譽為「純詩」代表、法國詩人馬拉美的反思:「他是某個共和國的同時代人,這個共和國尋找着市民崇拜的形式,以取代宗教與君主的浮誇。如果說他的作品晦澀難解,那是因為它服從的是一種要求嚴格的詩學,這詩學本身回應了一種獨特的意識,後者關乎某個歷史時期的複雜性,關乎詩歌應在此時期扮演的角色。」一個忠實自我的藝術家,同樣不可能自外於時代。

這個書單,基本上可以喻為是「冷眼熱心」者的示範

但同時,作為馬拉美的後繼者,俄羅斯詩人曼德斯塔姆卻說:「不,我不是任何人的同時代人!」這顯示了前衛文化締造者的矛盾嗎?抑或這是一種表面超然實際上與時代無法割捨的冷峻?

聽起來這是高冷離地的問題,但在意識形態更為複雜曖昧的今天,在各種身份危機、政治危機和生存危機都四伏地今天,似乎不止創作者,每個樂於思考自身存在何為的人都得面對這樣的問題。人,是歷史與當下的人,藝術如何幫助我們把這些包圍我們的渾沌看得更清楚?

帶著這樣的疑問,我開列了我今年的書單,這個書單,基本上可以喻為是「冷眼熱心」者的示範。開首的韓國詩人高銀的最新漢譯本詩集《招魂》,繼續沉浸在韓國當代史的痛苦之後,老詩人直面人生虛無,書寫個人在民族當中的出離。香港小說家韓麗珠的《黑日》,源自過去大半年香港的激烈鬥爭,身兼觀察者與革命者的女性視角尤為珍貴,以書寫考驗著所謂例外狀態中人性的守恆。

他們秉持異端的立場,反而觸及了時代的暗面

中上健次《日輪之翼》和卡勒斯納霍凱.拉斯洛《撒旦的探戈》這兩部日本和匈牙利的異典,則象徵了上個時代的「局外人」對極端的命運共同體的焦慮和解剖,他們秉持異端的立場,反而觸及了時代的暗面。伊恩.布魯瑪的《殘酷劇場》和四方田犬彥《人生的乞食》是兩個文化批評家的文字表演,也是嚶其鳴兮、求其友聲的神祕儀式。

赤瀨川原平《千利休:無言的前衛》和增谷和子《植田正治的寫真世界:女兒眼中的攝影家人生》可謂前衛得不動聲色,裡面是一種高貴的沉默,包含了幽默感和對亂世的重新定義。慢慢我們會明悟,無言的前衛如何在今天變成有言的前衛。

最後是很適合今年重讀的大友克洋漫畫長卷《阿基拉》和邱剛健本色詩作《亡妻,Z,和雜念》,2020年,《阿基拉》預言的奧運停辦、世界停擺還沒發生,但我們身邊的毒霧越來越濃,非淋漓盡致地投身廢墟的養成之中,方可摘除時代之腫瘤。漫畫與詩,依然成為最感官性的手術刀。

在這十本書背後,則有哲學家阿岡本、朗西埃、布朗肖等人繼續提供一系列需要我們回應的問題,而不是簡單的答案。我作為領讀者,仍然試圖與他們、與你們,「成為同代人」。

接下來的廖偉棠書評「冷眼熱心,前衛有言」節目,我將要談韓國詩人高銀的詩集《招魂》,我們來品味這位韓國詩人的晚期風格的詩藝和詩境,歡迎收聽。

更新時間|2020.11.18 07:5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