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寡婦怨靈血洗屠村!鏡文學驚悚小說《鬼影實錄》 準備好一起玩命了嗎?

文|鏡文學
(鏡文學提供)

拍攝靈異節目的外景人員,這次來到了怨氣深重的寡婦村──

寡婦村有個可怕的殉葬習俗:

丈夫死亡後,就將寡婦們關在距離村子2、3公里外的屋子裡,等到她們活活餓死或是凍死了,再把她們的屍體搬回村內,和丈夫屍體一塊下葬。

村民接連遭到女人的長髮糾纏,他們說,寡婦的怨靈回來復仇了。

變成「喪屍」的寡婦,血洗實驗所之後,開始屠村的可怕行動…

這個單元叫作「靈界感應」,由女主持人單獨去感應屋內有沒有鬼的存在,這是鬼話節目中收視最好的單元。

開錄之後,我們這群工作人員全部退到了後方,然後導演開始和阿咪進行對話:「阿咪,說說看妳周圍有什麼?」

從夜視攝影機連線回傳的綠色畫面中,我們能看見阿咪的表情略顯惶恐,緊張的環視左右,然後用嬌弱的聲音回話:「這間屋子已經廢棄了,地下有很多雜草和樹葉,還有一些破碎的屋瓦。」

「嗯,這間屋子以前關過很多寡婦,最後那些寡婦都被活活餓死或是凍死,妳有感應到她們的存在嗎?」導演又問阿咪。

阿咪咦了一聲,透過麥克風說道:「等一下,我、我好像聽見聲音了。」

「是什麼聲音?」導演急忙又問。

我對照了一下手中的劇本,阿咪現在的反應正和劇本寫的一樣,我想她下一秒會說聽見女人的哭聲吧。果然,阿咪馬上依照劇本所寫的說道:「是……是女人的哭聲,我、我不確定。」

說完,阿咪立刻大叫一聲:「啊!好可怕,快點讓我出去。」她忽然跳了起來,對著攝影機大叫。這樣的反應不在劇本當中,導演愣了一愣,然後轉頭看向我。我攤了攤手,表示我也不知道阿咪為什麼脫稿演出。

幸好導演沒生氣,只當是阿咪的即興演出吧,而且她此時的表情非常逼真,相信可以讓收視率再創新高。重點是,如果阿咪是真的撞鬼了,那我們節目明天就可以上新聞了。

導演無情的向阿咪說道:「坐下,妳確實妳沒聽錯嗎?」

畫面中的阿咪急的快哭了,她甩力搖頭說道:「沒聽錯,是真的,有女人在哭,我聽見了啜泣的聲音,你們沒有聽見嗎?」

「麥克風沒有收到音,妳可以再形容一下嗎?」導演又問阿咪。

此時阿咪的台詞已經和劇本完全不同了,我不禁感到一絲不安,就連阿勝也察覺到怪異。

「別吵,早點拍完才能回去,妳還想拖到幾點?現在都凌晨3點了,要是等到天亮不就又不能拍了?」導演惡聲的罵道。

畫面中的阿咪驚恐的喊道:「快來救我,有東西在靠近,是真的,我聽見了,有東西正在向我靠近,聲音越來越近了!救我。」

喊到最後,阿咪竟然哭了,豆大的淚水從臉頰上滑落,她驚恐的望著周圍,並且試圖將手上的繩索解開,可是她越是心急,動作就越是不靈活,她氣的大甩手臂,希望可以掙脫繩索。

她的表情和動作讓我們看的心急如焚,可是導演卻反而開心的向我們表示:「你們看阿咪,演技越來越好了。」

「不對,畫面裡面有東西!」阿勝忽然喊了一聲,伸手指著綠色的夜視畫面。

一瞬間,我們全部的劇組人員都傻眼了。小楊一聽,失控的搶過導演手中的對講機,向屋內的阿咪喊道:「阿咪!快跑,妳身後有東西!」

《鬼影實錄》於鏡文學網站完結刊登,欲知下回請點此>>>

更新時間|2020.05.13 11:52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