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求安樂死6】跟著傅達仁 韓治偉:我終於安穩睡去

文|陳玉梅    攝影|鄒保祥
韓治偉走後的家中,仍留給母親滿滿的愛與回憶。韓媽媽懷裡抱著的是韓治偉生前最愛的狗「妹妹」。

2019年年初的一個週六,韓森(化名)全家來瑞士第7天,在尊嚴協會(Dignitas)醫師再次確認哥哥韓治偉的病況及執行安樂死的意願後,確定今天執行。這是韓治偉這趟旅程最後一段路了,韓森跟媽媽推著他感傷的走出飯店。

韓森趨前問哥哥,「開不開心?」從小罹患腦性麻痹的韓治偉快50歲了,吃力地動了動因長年癱瘓、攣縮的瘦弱身軀跟扭曲臉龐對弟弟露出笑容。為了這一刻,韓治偉思考準備多年。韓森跟哥哥道別後,推著他走向前方不遠處的藍房子,半年前,傅達仁也在這裡結束生命。

韓治偉努力地控制手,在安樂死文件上一筆一畫地簽下歪歪扭扭的名字。他在台灣練習了數個月,但來瑞士前他的手已無法按電視遙控器,家人很擔心若韓治偉無法親自簽名,就算通過安樂死評估,也無法執行。

韓治偉親自簽名確立執行安樂死的意願,為了這簽名,他苦練許久。(韓治偉家人提供)
你放心,我不會硬留你。

韓治偉躺著,媽媽靠著他說話。韓媽媽照顧韓治偉快50年,很清楚他所受的痛苦煎熬,也瞭解兒子一直把安樂死當成人生末期選項之一。她幾年前就答應韓治偉,如果哪天他要走,「你放心,我不會硬留你。」這一刻終於來了,一條注射管子連到韓治偉手上,一切準備妥當,韓治偉眼神堅定,家人原想開心地送他走,但當看到韓治偉按下注射按鍵,忍不住背對他落淚,不久就聽到他說:「我好睏⋯⋯」韓治偉平靜的走了。

「他出生3天就黃疸,發燒傷到大腦運動神經元,我陪他爬了7年,他才會走。20年前,他脊椎開刀失敗後,全身癱瘓,每餐都要我餵,大小便要我幫忙,我沒有一天睡好覺。他受苦受難累了,看我再過幾年就要80歲,照顧他也夠了,他很怕我比他先走,所以選了這條路。」韓治偉走後1年,我們來到他北投家中採訪韓媽媽,她77歲了,一個人住。

這個家仍充滿韓治偉留給她的愛與回憶,韓治偉最愛的7歲馬爾濟斯「妹妹」,正在韓媽媽懷裡。牆上是韓媽媽過去幾年旅行各國的照片,「治偉覺得我照顧他,完全沒有出口,鼓勵我偶爾出國喘口氣。我真的很感謝他,跑過這麼多國家,我沒有遺憾了。」

我身心俱疲,不想再拖累家母。

20年前,韓治偉脊椎開刀失敗後,媽媽帶他復健10年,但他病情不斷惡化。韓治偉曾在他未出版的書稿裡寫道:「開始發病時,脖子只有麻麻感覺,到了中後期就開始一段像觸電般,只有睡著才沒有感覺的痛苦日子⋯⋯真正體會痛不欲生的絕望感,想自殺。到最後走路不穩、大小便失禁及按遙控器無效等症狀一一浮現,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自救。」

照顧兒子快50年,韓媽媽深深了解兒子韓治偉的痛苦,因而尊重他的選擇。執行安樂死前,母子最後自拍留影。(韓治偉家人提供)

某年過年,韓治偉想吃年糕,媽媽騎車去市場買回家,卻在停車時跌倒致骨盆破裂開刀,嚇壞韓治偉。韓治偉加快腳步完成書稿,他盼著台灣安樂死立法,卻苦等未果。他在書稿最後寫道:「我身心俱疲,而且實在不想再拖累家母了。」2年前,看到傅達仁遠赴瑞士,他拜託留美的弟弟韓森幫他向瑞士申請安樂死,姊姊也幫韓治偉寫英文自傳,媽媽則到醫院開立各科診斷書,接著找人翻譯、到法院公證,跑外交部辦證明。歷經7個多月,2018年聖誕節,韓治偉獲得尊嚴協會首肯。

2019年1月25日,韓治偉於瑞士面帶微笑結束苦難的一生。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20.05.14 23:03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