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祖政治學5】候選人逢廟就拜 鼎盛香火不等於選票

文|呂苡榕    攝影|王漢順 董孟航 林韋言 賴智揚
在民主政治體制下,藍綠政治人物都希望藉宗教平台開拓支持群體。圖中主祭者為前總統馬英九。

新冠肺炎疫情趨緩,大甲媽祖緊接著起駕遶境。媽祖信仰在台灣民間根深蒂固,也因而成為政治力量的宣傳平台。過去幾次選舉,外界關心宮廟對於民眾投票行為究竟有多大的影響力?但熟悉宮廟文化的人都曉得,宮廟作為開展地方關係、人脈連結的鎖匙,同時也是龍蛇雜處的社會縮影,「從來不會是一個人說了算。」

雲林北港武德宮的主委林安樂聊起一位熟識的朋友,本是地方鄉紳,後有意角逐議員,便去當地頗負盛名的宮廟擔任主委,「他想說要選舉嘛,當個宮廟幹部比較容易被更多人看見。」但連著兩次落選,「所以你說這樣宮廟能影響政治?真那麼厲害,10個宮廟不就可以革命了。」說完,整桌人都笑了。

地方政治與宮廟總被聯想在一塊,像是2018年地方選舉,藍天翻轉綠地,國民黨拿下15席直轄市與縣市長,再加上當年高雄市長韓國瑜的崛起,一時間媒體紛紛臆測,是否地方派系與宮廟系統調兵得宜,讓國民黨能有此成績;去年總統大選前10天,北港朝天宮董事長蔡咏鍀和鹿港天后宮主委張偉東等宮廟頭人紛紛表態支持蔡英文,又讓外界猜想,這一表態,背後是否暗示民進黨成功拔樁。

 

宮廟引路 前進地方政治圈

熟知宮廟文化的人每每聽到這類臆測,不分藍綠皆是一副不以為然地表情,一人一語駁倒風聲:「我連自己小孩都影響不了了,是要怎麼影響信徒的投票傾向?」、「我們這裡宮廟主委投藍的,但他小孩也是整天在罵國民黨候選人是草包。」、「民間信仰的特色是,一個人可能同時拜媽祖也拜關公,宮廟如果真有影響,那信徒是要聽哪個神的?」

地方上,宮廟與政治的關係,的確難以三言兩語說清。宮廟作為信仰圈的軸心,同時傳統上也扮演議事空間,士紳、角頭等人際網絡交錯其中,共同參與地方事務,這樣的功能本就和政治密不可分。

也因為宮廟作為人際網絡的節點,「外人若想在地方參選,要打通人脈,除非你是拜上帝的不拿香,不然宮廟絕對是必須走訪之處。」屏東一間大宮廟的董事笑說:「宮廟是人脈的聚集地,之前有個立委,剛空降到我們這裡參選,白紙一張,就是我們宮廟的副董帶著他到處拜訪,認識人。」當選後,這名立委也回頭協助宮廟申請各種補助,或是副董本人的法律糾紛。

「引路」的功能,讓政治人物每逢選舉,都會邀請宮廟掛名顧問,藉此拉近與地方的關係。像林安樂笑說,連2017年曾因「減香」議題質疑他親中的民進黨,這次總統大選也來邀請,「我們這附近還有其他宮廟主委還同時掛統促黨、民進黨的顧問咧。反正宮廟的理念就是『不得不失』、『人人好』啦,誰來找我們都答應。」

 

祭祀活動搭台 政治人物輪番上陣

除了引介人脈,宮廟本身的慶典,也是提高曝光與知名度的大舞台。曾在地方擔任議員多年的前彰化市長邱建富說,過去他為了打進宮廟網絡,不僅加入管理委員會,還搶著擔任活動司儀,「遇上祭典,我就從頭跪到尾。」讓信眾有機會認識他。

身兼台北市地方里長與宮廟主委的阿草(化名)也強調,政治人物多在宮廟走動,參與各種廟務,往來廟宇的信徒看多了,心裡也會添幾分好感,「覺得這人虔誠、熱心。」

政治人物需要舞台亮相,宮廟也需要公眾人物站台為活動加分,熟悉此間互動模式的廟方,對於如何安排各方政治人物在慶典中登場。早已駕輕就熟。一九九九年,連戰、宋楚瑜、陳水扁、許信良等四組總統候選人,通通選在同一天參加鎮瀾宮南下進香遶境的起駕儀式。

廟方為了錯開彼此,首先讓連戰擔任傍晚起駕祭典的主祭官,接著邀請許信良在七點進廟參拜,隨駕苦行8天。晚上輪到陳水扁到場,廟方特地安排時段,讓他在晚會上發表演說,最後是午夜抵達的宋楚瑜,跟著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一塊點燃媽祖的「起駕炮」。

去年再逢選舉年,西螺福興宮的一場祭典上,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先到場致贈匾額,主持人隨即對著底下群眾高喊:「大家投票不要投給『說謊的人』。」蔡英文離去後,換李佳芬偕顏清標抵達,此時主持人則是呼籲台下:「支持韓國瑜。」一前一後,雙邊都不得罪。

另外像這幾年廣為人知的艋舺大拜拜、青山宮夜巡,青山宮副總幹事吳克東說,廟方早已有內規,3天的活動,統一第1天就是給應屆市長來抬轎,第2天則是藍營民意代表,去年的夜巡,最後1天總統蔡英文到場,「我們就不再邀請別人。」吳克東強調,廟方當然有私下交情深淺的政治人物,但同一個舞台,雨露均霑,誰都有上場的機會。

更新時間|2020.06.19 06:54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