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獨霸殯儀館 衛生所主任搶驗屍賺飽飽

文|林慶祥    攝影|陳毅偉
台中市北區衛生所主任祁穎思(箭頭處),上班時間卻在殯儀館服務處「守株待兔」等驗屍。(讀者提供)

台中市立殯儀館位於北區,該區「行政相驗」數量是其他區的10倍,市府特別在殯儀館設立「駐點醫師服務處」,方便民眾申請驗屍。但本刊最近接獲投訴,指控北區衛生所主任祁穎思不務正業,經常跑到殯儀館守株待兔,還用各種手段排擠其他52位特約醫師,幾乎1人獨霸驗屍業務,1年驗屍破千件,可能為她帶來龐大的車馬費、紅包等額外收入,調查局目前正密切蒐證中。

本月18日下午,台中市議員鄭功進在議會總質詢時,拿著一張「行政相驗案件數統計表」,怒批衛生局長曾梓展:「殯儀館一年驗屍1157件,加上衛生所的行政相驗,共1359件,是其他區的10倍以上,這些幾乎都是北區衛生所主任祁穎思醫師驗的,她那麼愛驗屍,每天巴著殯儀館,乾脆去當館長好了!」

 

不務正業 搶行政相驗

講到這位祁穎思,鄭功進怒氣未消地說:「這個主任很有爭議,她排擠其他特約醫師,讓其他醫師進不了殯儀館相驗,就她一人獨占,問題是,衛生所主任是『公衛醫師』,行政相驗只是衛生所14項服務之一,她的作法不但荒廢本職,簡直是乞丐趕廟公!」

台中市立殯儀館(圖)位於北區,該區「行政相驗」案件量是其他區的10倍。

台灣習俗習慣讓往生者在家裡嚥下最後一口氣,所以家屬常在往生者快斷氣時辦理出院手續,若醫院的醫師不願背負責任、證明死因,這時就得透過殯葬業者,請願意到家裡或殯儀館驗屍的醫師,開立死亡證明。

找醫師相驗,成了殯葬業者的工作,但殯葬業良莠不齊,有些業者假醫師之名收紅包,甚至開出天價,因此有些家屬會透過民代,找衛生所醫師幫忙。因台中市立殯儀館位於北區,所以北區的行政相驗案件量,向來比其他區多很多。鄭功進指出,行政相驗對衛生所來說不是主要業務,太過「積極」不好,但也有三催四請都不願意來的,例如東區衛生所主任,就被反映有人請託驗屍時死都不來。

 

排擠他人 占據服務處

前台中市長林佳龍為解決此問題,特別在殯儀館設置行政相驗駐點醫師服務處,由衛生局簽52個特約醫師支援,驗屍有1千元「規費」可領。

祁穎思被投訴不務正業,整天搶著驗屍。(翻攝網路)

過去非公務員的特約醫師,每月的相驗規費會直接匯入帳戶;衛生所的公衛醫師因是公務員,若領有不開業獎金,這筆錢就必須繳庫。對此,鄭功進指出,多數的往生者家屬,會準備車馬費及給醫師「過運」的紅包,金額從600到2千元不等,可能因為有此利益,祁穎思才會那麼熱衷驗屍,但其中是否涉及不法?調查局接獲檢舉後已積極蒐證中。

知情人士透露,當初衛生局派了北區衛生所一位張姓醫師到殯儀館駐點,主要是協調特約醫師相驗,不需要每件都自己驗,祁穎思或許是覺得張醫師賺太多,竟向衛生局長告狀,說張醫師在殯儀館內唱歌跳舞,對往生者不敬,此事真假外界不得而知,但祁是主管,她的控訴讓衛生局決定將張調到西屯區支援,一週2天,相驗自宅死亡案件,不可進入殯儀館。

排擠完自己的手下,還有52位特約醫師,但祁為了獨霸,乾脆丟下衛生所的業務,除了每週二、三必須門診、幫民眾注射疫苗外,其他時間都占據殯儀館的行政相驗駐點醫師服務處。鄭功進曾在祁應於衛生所上班的時間,派人到殯儀館突擊檢查,果然拍到她在服務處「守株待兔」的畫面。

台中市議員鄭功進(圖)指祁穎思1年驗屍破千件,根本不務正業。

本刊記者也趁祁穎思看診時,前往殯儀館一探究竟,結果發現她竟在服務處貼上自己的名牌與電話,桌上的申請相驗表格,也整疊都預先蓋上她的醫師相驗專用印章,本該是52位特約醫師共用的服務處,變成她一人的禁臠。

祁穎思在殯儀館服務處貼上自己的名字、電話,排擠其他52位特約醫師。

 

撤銷重報 惹火名法醫

更扯的是,祁穎思竟然排擠自己的老師、知名法醫高大成。有次某位往生者家屬事先聯絡高,請他負責相驗,高問了死亡時間等基本資料後,想說不用跑二趟,等大體進入殯儀館再去相驗就好。不料,祁竟逼家屬請高將已上網填寫、但尚未填上死因的「死亡通報紀錄」撤下,改由她開立死亡證明。

祁穎思以衛生所主任身分受訪,但她其實很少在所裡執行職務。(翻攝畫面)

家屬不了解法令規定,以為得罪殯儀館的「駐館醫師」,大體進不了殯儀館,很為難地拜託高大成撤下通報紀錄,當時高一笑置之,但類似情形一再發生,他也火大了,還氣得放話:「不再進入殯儀館驗屍!」

名法醫高大成(圖)透露,祁穎思曾逼死者家屬讓他撤銷通報紀錄。

高大成告訴記者:「1千元不多,我氣的是,這樣在家屬面前搶著相驗,會讓人家覺得我們當醫師的為了小錢斤斤計較,吃相難看!」他說,自己平常教學、看診、上節目通告已經很忙,他早就主動跟衛生局說,假日或晚上其他醫師不願意驗的再找他,因為送往生者最後一程,也是功德一件。

壽終正寢、沒有爭議的大體,祁穎思搶著驗,但有次一位40歲出頭、家屬說不出死因的大體,祁卻不敢驗,這時她才想起老師,拜託高大成幫忙相驗,高還對她諄諄教誨:「不用怕,先檢視有無可疑外傷,或聯絡死者生前的主治醫師,如此大致不會出錯。」這一件經高指導後,也讓給學生賺。

 

警察老公 疑似幫牽線

忙於驗屍的祁穎思,對於衛生所本業似乎不太熱衷,衛生所的在網路上的評論,就有民眾留言抱怨,說她問診態度很差,十秒鐘解決一個患者,注射疫苗必須等大半天,在她的領導之下,北區衛生所各項業務評鑑也常敬陪末座。

非門診時間,台中市北區衛生所(圖)幾乎見不到主任的身影。

一位離職的衛生所護士私下抱怨,祁穎思再婚的老公、台中市警局一分局王姓警員,仗著老婆的勢力,經常跑到衛生所指東畫西,祁的差旅費晚幾天入帳,王也會跑到衛生所對會計咆哮。

祁穎思的丈夫王姓警員(圖)與殯葬業者關係良好。(翻攝網路)

有過二段婚姻的祁穎思,因驗屍與王姓警員相識、相戀,進而共組家庭,當時媒體還報導「靈界媒人牽紅線」而傳為佳話,沒想到驗屍還疑似驗出驚人的利益。

知情人士透露,王員因職務之便,與不少殯葬業者關係良好;離職護士也告訴本刊,祁穎思看診時,經常有殯葬業者來電通報相關訊息,聽說這些都是警察老公幫忙牽線;調查局人員私下透露,其醫療業務亦傳聞有弊端,這些跟她的警察老公可能脫不了關係。由於夫妻倆的行徑引發極大爭議,議員特別呼籲相關單位應深入調查、勿枉勿縱。

 

衛生局:主任並非不務正業

台中市衛生局醫管科科長楊惠如表示,行政相驗也是衛生所的業務之一,因殯儀館在北區,所以祁穎思主任的驗屍量才會多達千件,但她驗屍的規費是全部入公庫,一切合法。楊強調,祁的驗屍量雖多,但她公衛工作也做得不錯,去年還代表台中市角逐衛福部的「金所獎」,榮獲「菸酒檳榔防制卓越獎」,並非議員所指責的那麼不務正業。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