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是癡漢2】超噁心!理事長在車上從後面來 撫摸女老師香肩秀髮

文|周怡孜    攝影|攝影組
爆料者C老師指控,遭鄭建信性騷擾長達4年,身心受到巨大傷害,至今還要接受心理治療。(為保護當事人,已變裝處理)

「之前的事情,我很抱歉,那是因為我對妳有性衝動。」C老師說,新北市教師會理事長鄭建信所言「之前的事」,就是指2015年1月9日那天發生的事,也是她第1次被鄭騷擾。

當晚教師會宴請新北市勞工局結束後,C老師說,喝醉酒的鄭以返家同方向為由,要她順道載一程,「但他上車後坐在後座,之後就說自己很醉、很暈,然後開始從後面撫摸、搓揉我的頭髮和肩膀…。」

在教育圈擁有一席之地的鄭建信,過去常為教師權益發聲,但卻被爆出恐是性騷慣犯。(翻攝全教總官網)

C老師當下手握方向盤,根本無法將鄭的狼爪撥開,只能一邊大聲喝斥,並要求鄭停下動作。但鄭不為所動,C老師只好重踩煞車,緊急將車停靠在路邊,並要鄭立刻下車,但鄭卻誆稱自己醉了無法行動,最後C老師只好將鄭直接從後座拉下車。

對於鄭建信對她一再騷擾,又唐突地道歉,C老師身心懼怕至極,至今完全不敢開車路過事發地點,更飽受焦慮、恐慌之苦,必須透過心理諮商才能緩解內心不安。她說,自己沒有在第一時間說出來,「是因為怕人家會怪我為什麼要載他,說我大驚小怪,又不是摸胸或私處…,而且他就是理事長,我不敢對內反映。」

C老師拿出與鄭建信的LINE對話紀錄,內容顯示,鄭對於性騷擾的指控感到抱歉。(讀者提供)

更新時間|2020.07.20 22:03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