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妯娌失和鹽奶殺嬰 檢警7字突破狠伯母心防

文|劉修銘    攝影|蘇弘杰    繪圖|于子薇、王聖光
Z女在小姪女香香的奶粉中加鹽,曾被公婆意外撞見。

2013年11月15日,三個月大的女嬰香香(化名)因「外源性高血鈉症」死亡,母親C女在民意代表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淚訴奶粉有鹽,指控法國知名品牌奶粉鈉含量超標,政府第一時間要求該品牌奶粉下架,但檢警深入調查發現,只有香香家的奶粉鈉含量超標,是同牌奶粉的5、60倍。

3個月大的女嬰香香喝下加鹽的奶粉,最終因高血鈉症死亡。(翻攝畫面)

鹽奶奪命 傳訊八名家人

檢警還查出案發前1個月,香香就常因發燒及腹瀉,多次出入醫院,身為新手媽媽的C女怎麼也想不出原因,明明孩子出生時一切正常,為何後來卻因血液中的鈉離子濃度嚴重超標,必須不斷洗腎。

負責偵辦本案的新北市警局蘆洲分局偵查佐廖維恩談起此案,仍不禁紅了眼眶。他告訴本刊,從警多年,第一次看到嬰兒屍體解剖需切下腎組織檢驗,讓他更不能理解的是,3個月大的嬰兒怎麼會吃下那麼大量的鹽分?

Z女4次在小姪女香香的奶粉中加入精鹽。(東森新聞提供)

案發當下,檢警一度摸不著頭緒,甚至懷疑是千面人犯案。為了釐清真相,檢警連夜前往超市購買同品牌、同批號奶粉,但比對香香母親提供的三罐奶粉後,發現鈉含量明顯不同,懷疑可能是熟人犯案,因而傳訊8名跟香香同住的家人。

排除情財 指向妯娌失和

第一次偵訊時,檢警發現香香的伯母Z女表現最為異常,她不斷泣訴「很想香香!」「香香好可憐!」但對新聞大肆報導的鹽奶害命事件卻不為所動,檢警因此研判Z女與此案應脫不了關係。

更重要的是,香香母親C女在偵訊時曾說,情、仇、財的糾葛她都沒有,只有跟嫂嫂Z女有過零星衝突,另外,公婆也稱曾看過Z女在奶粉中撒鹽。

檢警因此更認定Z女涉嫌重大,除了繼續進行蒐證外,也向法院聲請監聽、搜索票。

香香死後第12天,檢警再次到香香家搜索,要進屋時,剛好是Z女開的門,檢警冷不防問了句:「妳到底加了幾次?」也許是受不了良心的譴責,Z女當場掩面痛哭,並告訴檢警:「是我加的!但我真的沒有想要讓香香死…」

Z女(圖)不滿小嬸欺負她的小孩,憤而對小姪女香香下毒手。(翻攝畫面)

Z女坦承認犯行後,接著大罵:「誰叫C女要凶我的小孩!是她先拿剪刀剪我小孩的衣服,還把我小孩的趴趴熊玩偶丟到陽台!」她強調,是香香的媽媽先欺負她的小孩,加上丈夫急性肝發炎、狀況不佳,因為擔心失去依靠,會被其他人欺負,才讓她精神極度不穩、做出傻事,但她一再強調,不知道香香會死掉。

Z女還向檢方表示,之前跟C女一起吃晚飯,她的小孩只是看了C女一眼,對方便瞪大眼睛斥責:「你看什麼看!」另外,在香香還沒出生時,Z女也發現她要送給香香的玩具熊,被丟棄在陽台,她因此幻想自己的小孩也可能被C女從陽台丟下去。

刑警廖維恩回憶偵辦過程,一度紅了眼眶。

子被嫌髒 揚言加倍報復

雖然Z女坦承犯案,但其他家人因隔離偵訊仍不知真相,尤其是堅持家醜不可外揚的婆婆,不斷袒護Z女,強調她是最乖巧、最逆來順受的好媳婦,家中所有成員最善良的就是她,還說她一肩扛起家裡所有生計,付出最多,怎麼可能只因為妯娌不合就害死香香!

但檢警查出,案發當時33歲的Z女,隨著妯娌間各自生下孩子,衝突即不斷發生,Z女總認為C女常咒罵她的小孩,甚至有天可能會殺死她的小孩,讓她無法忍受,卻又不敢和C女正面衝突。

香香的父(左)母(右)至今仍無法原諒害死女兒的大嫂。(東森新聞提供)

直到有次Z女的二個小孩向她哭訴:「嬸嬸罵我們很髒!說我們全身都是細菌,要我們滾出去!」Z女感覺受到汙辱,因此傳訊給小叔揚言要加倍奉還。之後,只要她的小孩被罵,Z女就會偷偷地在香香的奶粉中加入特級精鹽,並且在C女的床鋪釘釘子、下符咒,希望C女得到教訓,能夠「感受我的感受」。

檢警調查發現,在電子公司當作業員的Z女,後來到大賣場工作時與丈夫相戀,從苗栗嫁到新北蘆洲,育有二名子女,但生活在大家庭中,又因妯娌關係緊繃,公婆較疼惜晚嫁進來的C女,加上C女懷孕、生產,Z女一直處於弱勢,家事幾乎都由她做,也因此對C女心生不滿。

香香家的奶粉鈉含量超標,是同牌奶粉的50倍以上。(東森新聞提供)

隨著Z女的情緒波動及衝突不斷發生,Z女背地裡在香香的奶粉加入鹽巴,希望香香的嘔吐和腹瀉,能夠帶給C女痛苦,就這樣分別在同年9月、10月,在香香的奶粉加了3次精鹽、共11匙。

同年11月15日,Z女與C女又發生嚴重衝突,氣憤難平的Z女這次在香香的奶粉中,加入大約一個手掌分量的精鹽,由於濃度太高,香香喝下後,即因高血鈉症不幸身亡。

律師周武榮(圖)說,Z女奪走一條人命,遭判20年算是合理。

茹素寫信 盼求小嬸原諒

Z女最後被法院依傷害致死罪,判刑20年定讞。她的辯護律師周武榮告訴本刊:「Z女一開始確實沒有想要害死香香,她只想讓C女不好過,卻造成香香死亡,判刑20年算是合理。」

Z女(左)在獄中每天寫信給小嬸,乞求對方原諒。(東森新聞提供)

香香死後,她的家人仍住在蘆洲,關在牢裡的Z女每天寫信給C女,也以吃素的方式,希望化解自己的罪孽,她也打算把獄中勞務的工資全數交給C女,甚至讓出長輩的遺產,以換取C女的原諒,但逝去的小生命已喚不回,C女至今仍走不出喪女之痛,始終無法原諒大嫂。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