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機拍片大多只用單機 為何需要準備4支iPhone?

【iPhone拍電影番外篇】

文|項貽斐
廖明毅首部執導的電影《怪胎》構圖多為居中、對稱。(牽猴子提供)

廖明毅編導的愛情奇幻電影《怪胎》,除了使用iPhone拍攝,攝影的手法與風格也引起討論。片中電影大量採取置中的畫面構圖,不少觀眾覺得好奇,甚至以為是受到美國名導、「置中狂人」魏斯安德森的影響,但廖明毅卻說,「我根本不是他的影迷。」

廖明毅表示,《怪胎》多使用置中的鏡位構圖大概是決定拍攝時就確定的,而這個決定主要是因影片前半段用1:1銀幕比。在1:1長寬相等的比例下,置中感覺最合適。「如果是4:3銀幕比,因為長寬不等長,所以可能有些不平衡的美學會出現,可是長寬相等,擺出歪斜的構圖很奇怪。加上電影的主題、人物背景是強迫症,置中也可以幫助到1:1的構圖,所以自然而然形成置中為主的構圖。」

對於很多人提到視覺風格強烈的《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犬之島》導演魏斯安德森,廖明毅強調,「我根本不是他的影迷,我好像只看過他一部片,而且還忘記是哪部。」他覺得自己跟魏斯安德森不一樣,「魏斯安德森的置中是透過搭景來的,但我們沒有搭景,所有都是實景,色彩也跟魏斯安德森差很多。魏斯安德森常用大地色系,我們不是。」儘管認為彼此並不相同,但廖明毅說,「魏斯安德森是做那類電影的指標,被拿來比較,我還覺得滿榮幸。」

《怪胎》使用iPhone拍攝,現場也準備有4支手機,但拍攝時多半是用單機或雙機,最多只用到3機。(牽猴子提供)

《怪胎》使用iPhone拍攝,現場也準備有4支手機,但拍攝時多半是用單機或雙機,最多只用到3機。身兼攝影的廖明毅解釋,「什麼時候用到3機?譬如:有些餐桌對話戲很長,如果每次都用一機拍,演員會演到死,因為要演很多次。在餐桌拍2位主角對話的戲時,是側面一台、斜側一台、正面一台,他們只要成功一次對話,就可以取到3個鏡位。」至於第4支預備手機,始終沒派上用場。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