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理財】35歲理債9千萬 呱吉3條件選好股翻身

文|歐陽善玲    攝影|林育緯 董孟航
台北市議員、網紅呱吉擅長分析,對未來想像力強,頗有投資贏家潛力。

知名Youtuber呱吉(邱威傑),上半場人生過得任性精彩,但35歲突如其來的一堂負債9千萬元的課,逼著他扛下整頓家族企業的重責大任,足足3年過得焦頭爛額,但也從中獲得極大養分。修完理債學分後,如今他開始修習投資理財課,不僅長期持有ETF,也用3條件選股,慢慢墊高財富水位。

「唉,其實投資真的不是我擅長的…」台北市議員、網紅呱吉受訪當天一坐定位,開口第一句話竟這麼說。不過,訪談間卻發現,呱吉身上具備某些投資贏家特質,像是不愛跟風、懂得數字管理、邏輯分析力強,最重要是敢大膽作夢、對未來充滿想像。只是,他被一堂價值9千萬的「理債」課耽誤,投資規劃硬是晚了幾年才起步。

為父理債 周旋達三年

「35歲那一年,我扛了9千萬元的負債…」呱吉開門見山,揭開那段心力交瘁、財務處理能力卻大躍進的日子,「我父親是中小企業老闆,在台中潭子工業區曾小有名氣,是工具機廠中的隱形冠軍;後來父母離異,小孩跟著媽媽,對父親逐漸疏遠。」

35歲那年呱吉接手處理父親的企業債務,3年共清償7,000萬元。圖為呱吉(中)幼時全家福照。(呱吉提供)

呱吉回憶,當時父親中風住院,復原6、7成後,有天突然從病房消失,動員所有親戚都找不到人;此時,他發現更大的風暴:父親的公司已陷入重大經營危機,財務缺口約9千萬元,且1個月內即將到期的債務達2千萬元,「我硬著頭皮跟所有親戚借錢,先湊到2千萬元、避免公司跳票被銀行追債。」

身為長孫的呱吉,解決家族企業困境責無旁貸。他先挽救公司信用,接著大刀闊斧縮減人力、產線,將公司資產重新評估、打包出售,「我曾透過掮客賣土地,後來發現不如預期;也曾輾轉接觸買家,試圖將公司賣出,最後在多方考量下作罷。之後決定將公司精縮,研究出三條毛利最高的生產線,其餘全部捨棄,讓公司盡快由虧轉盈。」

處理公司債務那3年,呱吉焦頭爛額,周旋於勞資協調會、品牌鑑價公司,及心術不正、只想在資本市場大撈一票後走人的買家之間。最後,他費盡心力將公司資源重新整合、提高現金流,並賣掉土地、部分資產,搬到小一點的地方,共清償了7千萬元的債務。

「剩下2千萬元,我找公司老臣商量,問他們是否有意願接手公司、並扛下債務,他們同意了,還願意聘請父親擔任顧問,每月給付6萬元。」對呱吉來說,這已是最好的結果,這堂超硬的理財學分不但順利修完,同時也滿足了爸爸的養老金需求。

無暇看盤 選股靠三招

對於呱吉,外界的印象是第一位踏入政壇的Youtuber,事實上,二十來歲的呱吉,醉心劇場表演,從演員、編劇到導演,身分多重;三十歲後進入遊戲產業,講究數字管理,新品推出前必做財務預測,損益數字時刻掛在心上。但他強調,基於2個根深蒂固原因,投資非他專長;一是他愛創造性工作;二是他太忙無法天天看盤。

也因此,呱吉創業可以很衝的「撩落去」,但在投資方面,他喜歡「錦上添花」,買有題材的好公司。他透露買股的首要條件是「具備值得信賴、且感受得到產品或服務」;像年初疫情爆發、股市大跌時,他快手快腳進場布局台哥大,「電信股營收獲利穩健,配息也不錯,夠可靠。」

今年初疫情重創股市,呱吉看好台哥大5G發展及代理遊戲題材,趁機低接。

但光是獲利扎實還不足以讓他動心,選股的第二條件為須有「令人興奮的題材」,「真正吸引我買進台哥大原因,是公司代理了一款還不錯的遊戲,同時有5G長線題材加持,未來有想像空間。不過日前獲利逼近15%,我就先獲利了結一部分。」

呱吉坦言喜歡有題材的好公司,但不會把錢放在只靠題材炒作的個股,像電動車特斯拉就是呱吉目前最青睞的標的,有體質、夠sexy,對未來有狂野幻想,「可惜前陣子現金狀況不順,沒有買進,無法跟上這波漲幅。」

對呱吉來說,特斯拉未來發展性很迷人,是現階段的存股夢幻首選。

不過,他也思考疫情衝擊下,人們是否對車還會有強烈需求?事實上,他設定的投資第三條件,即是在疫情新常態下能長期受惠的公司,「尋覓中,只要發現了,一定不錯過。」

紀律投資 買了就放著

呱吉自認投資不愛短進短出,一旦看中符合條件的個股,就會紀律投資,定時定額一直買下去、然後放著,以存股為目標。因為平時沒有心力花時間研究、盯盤,現階段呱吉的投資重心仍以ETF為主,希望透過一籃子股票,分散個股波動風險。「像台灣50(0050)、美股ETF我都有。」其中,0050持有超過3年,報酬率逾4成;美股ETF持有時間更長,約6年,報酬率逼近6成。

0050、美股ETF是呱吉目前的投資核心,報酬率4成起跳。

呱吉的同事私下觀察,「老闆(呱吉)對數字相當敏銳,很多時候跟他討論事情,他都能迅速抓到關鍵數字,展現很強的計算能力;平時雖沒有記帳習慣、花錢也不會委屈自己,但物欲不特別高,頂多在吃的方面較有堅持。」

呱吉歸納自己的投資性格,「我算軟體業出身,喜歡酷的、非主流的公司,所以當大家一窩蜂搶買亞馬遜、臉書、谷歌時,我反而會開始留意沒人理會的微軟。不過價格還是最大考量,不夠便宜,絕對不輕易出手。」

業內經歷 不碰遊戲股

有趣的是,投資界有一項鐵律:不碰看不懂的產業,但呱吉反而因為太懂遊戲產業,所以不敢投資、也從未在遊戲股中賺到錢,「千萬不要隨便買遊戲股,因為你絕對看不懂。如果有人在產業待了幾年,就說自己看得出哪款遊戲會賣,那肯定是騙人的!」

呱吉曾任迪士尼商務發展經理,在產業訓練下對環境嗅覺敏銳、敢大膽作夢。

他解釋,遊戲產業就像好萊塢電影工業,屬「大作導向」,「一部電影就算擁有最強卡司、一流編劇、神級導演,消費者也未必會買單或零負評;相對來說,默默無聞的製作團隊,僅有廉價道具、低成本製作,也可能成為當年度最賣座電影。」

「遊戲業不是創意導向,而是資本導向,代理商選進十款遊戲中,能中一款就算不錯了,沒有足夠能耐,根本很難存活;若是自行開發,一年投入一款不知道會不會成功的遊戲,至少要燒掉千萬元,加上行銷費用,耗費上億元都有可能。產業不確定性高,像極了生技股,恐怕只有內線才賺得到。」呱吉一臉嚴肅地說。

雖然呱吉再三強調他對投資不擅長,不過,避免踩雷、絕不一窩蜂,又展現他對投資戰戰兢兢的一面。

遊戲股表現受消息面影響,操作有一定技巧,呱吉認為太複雜,因此避而遠之。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