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陸乾哥是惡狼1】「我不知怎相信別人」 受辱女大生最後絕望手札曝光

文|林俊宏    攝影|吳貞慧    繪圖|米承鶴、林媛婷
小茹被性侵時,大喊「出來,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但阿勇是海軍陸戰隊軍人,體格壯碩,她難以反抗仍遭性侵。(翻攝自@pakutaso,示意畫面,圖非當事人)

4年前一起女大生自殺命案,死者小茹(化名)的母親不解好端端的愛女為何走上絕路,整理遺物時,憑著在記事本上的幾句遺言,一路抽絲剝繭,揪出女兒在死前5天,曾遭在海軍陸戰隊服役的乾哥哥阿勇(化名)性侵,憤而提告。

犯案的阿勇一度向小茹友人坦承犯行,但案件進入司法調查時,又全盤否認,所幸小茹的閨密及友人全站出來到法院作證,齊力揪出這匹惡狼,即使少了被害人關鍵的證詞,高院日前仍依強制性交罪將阿勇重判。

阿勇當兵休假期間,約小茹到西門町KTV(圖)飲酒歡唱後,竟利用小茹提供住處讓他休息的機會逞淫欲。

2016年9月,正值花樣年華的女大生小茹(化名),不甘遭到借宿的乾哥哥阿勇(化名)性侵,向友人泣訴,並傳訊息說:「我現在處於一個自暴自棄的狀態,也不想更好,廢人一枚。」5天後,走不出陰影的小茹在家燒炭自殺,媽媽不解天真活潑的女兒怎會走上絕路,悲痛之餘,也懷疑小茹的死因恐有內情,經抽絲剝繭詳查,終於靠著愛女在行事曆上的留言揪出惡狼。

小茹媽媽(圖)整理女兒遺物時,找到遺書及手機對話內容,才知愛女慘遭乾哥哥阿勇性侵,憤而提告。(示意畫面)

小茹的媽媽在整理女兒遺物時,發現小茹生前在記事本的行事曆,寫了短短幾行形同遺書的留言,內容提到:「媽媽對不起,我不知道怎麼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也不知道怎麼相信別人。」媽媽看了不禁潸然淚下,研判女兒遭人欺負,決定報警處理。

警方獲報後,從小茹手機的通訊軟體發現,案發前幾天,小茹曾向閨密哭訴遭乾哥哥性侵,恐因陰霾揮之不去才尋短。小茹媽媽知道後決定提告,要替女兒討公道,高院日前依強制性交罪判處阿勇5年6個月有期徒刑。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安心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