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消失的情人節》找回市井笑聲 陳玉勳小規模拍出競爭力

文|項貽斐     攝影|陳仁萱    影音|張匡皓 李政達
監製李烈(左)、葉如芬(右)與導演陳玉勳(中)三度合作,將醞釀20年的《消失的情人節》故事拍成電影,並回歸陳玉勳最擅長的小人物喜劇路線。

繼《總舖師》《健忘村》之後,監製李烈、葉如芬與導演陳玉勳三度合作《消失的情人節》。歷經前兩部片有起有落的過程,新片規模縮小、回歸陳玉勳最擅長的小人物喜劇,也因台灣電影景氣停滯,預算降至4,000萬元。

急驚風女孩遇上慢郎中男孩的奇幻故事,經20年醞釀搬上大銀幕,從演員、攝影、美術到音樂集結各世代人才,豐富影片質感,灌注新意。

《總舖師》是監製李烈、葉如芬與導演陳玉勳首度合作的電影,逗趣喜感創下全台破3億元的票房。左起為夏于喬、楊祐寧、林美秀。(牽猴子提供)

入行逾30年的陳玉勳,僅執導5部電影,但都適時反映台灣電影的變化。第一部《熱帶魚》在台片沒落中崛起,第二部《愛情來了》卻隨下滑趨勢票房失利。他心灰意冷,每天看球賽,發現棒球、籃球致勝關鍵都和時間有關,「打不到球,是因為球比你快,或你比球快。那幾年一直研究這種時間差與節奏,而有《消失的情人節》故事靈感。」

《消失的情人節》以快動作女孩與慢半拍男孩為主角,一快一慢累積神奇的時間差,而電影從發想到完成,則經過漫長的20年。監製葉如芬清楚記得,2000年5月收到陳玉勳的劇本,但參加釜山影展創投沒收穫,申請國片輔導金也未過關。那時台灣電影界恍如一片沙漠,案子只好放著。

「我們聚會茶餘飯後,常想到這個可愛的故事,但好像差那麼一口氣,直到《健忘村》之後,勳導改寫故事大綱,烈姐也覺得可以,才又有眉目。」葉如芬認為,陳玉勳以喜劇見長,很會拍市井小民,加上影片規模不大,案子於是重新啟動。

為修改劇本,陳玉勳整整花2年時間。「故事原始架構相同,但時空背景差很多。當年有人寫信、寫卡片,現在都用智慧型手機、通訊軟體,這點必須大改。」他還將男主角的職業,從原本的畫家改成公車司機,並先行勘景。

導演陳玉勳(左)指導劉冠廷(右)演出,並誇劉冠廷不但快速學會開公車,還能一邊開公車、一邊演戲。(牽猴子提供)

 

陳玉勳25年前拍片對東石有難以解釋的感情,於是將男主角的老家設在這裡。

25年前,陳玉勳《熱帶魚》記錄嘉義東石沿海屋舍積水不退的難堪,「雖然拍完《熱帶魚》就沒再去,但一直對這裡有種難解釋的感情。」後來他又看到西海岸地層下陷的系列影像,決定開車前往,「地貌已完全不同,海堤也築起來,認不出以前《熱帶魚》在哪裡拍。」受景觀衝擊下,陳玉勳將新片男主角的老家設在東石,讓內容橫跨城市與偏鄉,也連結兩部作品的縱深。

20200911insig陳玉勳新片重回25年前《熱帶魚》重要場景之一嘉義東石沿海,拍攝西海岸地層下陷的景況,讓內容橫跨城市與偏鄉。(牽猴子提供)ht013

電影男、女主角組合具新鮮感,都是首度挑大梁主演。監製李烈透露,「男主角一開始就選定劉冠廷,他是這幾年我們看見的演員中最有潛力、表演幅度最寬的;女主角李霈瑜雖開朗、健康,但沒知名度與表演經驗會是風險。」

儘管李霈瑜與一般台灣電影女主角的外型不太一樣,但李烈認為,當台灣電影類型越來越多元,女主角也應有不同。即使冒險,相信陳玉勳磨演員的功力,不會有問題。葉如芬站在培植新人的立場,也期待台灣多一位好演員,證明眼光。

只是兩位監製認同李霈瑜後,陳玉勳反而緊張,尤其針對演員細修劇本後,更懷疑「這種高難度表演,她演得出來?」結果第一天開拍就痛罵她,罵到殺青。「有時很火大,因為她沒什麼演戲經驗卻有精彩的本能,常常演到很棒時,下一秒又跑掉,無法持續。」不過李烈卻看見李霈瑜的優點,「她再怎麼難過,第二天又充滿能量在你面前。」

劉冠廷(右)與李霈瑜(左)的組合具新鮮感,兩人都是首度在大銀幕挑大梁主演。(牽猴子提供)

片中李霈瑜飾演郵局員工,因郵局是主場景,中華郵政所屬的郵局難以配合,所以另在淡水斥資500萬元搭蓋郵局。美術指導王誌成經驗豐富,不但勤做功課,按郵局陳設一比一複製搭景,櫃子等道具也全從中華郵政借來,「連櫃檯叫號的聲音,都調到與郵局一模一樣。」葉如芬笑說,「搭得太像,還有許多民眾想來匯款、寄信。」

 

台灣現階段必須要拍中小型影片,但只要創意夠、執行到位,就有競爭力。

片中時間靜止的場面戲,是在台北信義商圈封街拍攝,劇組與北市府、交通隊、世貿等單位不斷協調。開拍當天封了4條路,動員近200人與4、50輛大小車輛,更出動空拍機拍攝。因面積大且在鬧區,得限時完成,劇組分秒必爭,清晨4點就到場準備。幸好工作人員多從《總舖師》《健忘村》一路合作,專業又有默契,陳玉勳一聲令下,臨演、車輛忽然定住,成就魔幻瞬間,準時收工。

片中時間靜止的場面戲,在台北信義商圈封街拍攝,動員近200人與近50輛大小車輛。(牽猴子提供)

快節奏的陳玉勳,與攝影師周宜賢首次搭檔卻很合拍。「這次一直想找動作很快的人,但我跟年輕一輩攝影師不熟,烈姐推薦《返校》攝影師周宜賢,正好是快的遇到快的,配合非常開心。」陳玉勳讚賞周宜賢,也忍不住抱怨,「他很愛嫌我的劇本,從籌備到拍攝,每天提很多問題,但問得不錯,邏輯、設定可以弄得更清楚。」

無論李霈瑜(左)的快節奏或大型場面調度,愛挑剔導演陳玉勳的攝影師周宜賢(右)都能迅速捕捉完成。(牽猴子提供)

至於配樂人選,陳玉勳因喜歡《小美》的電影音樂而邀該片新生代音樂人盧律銘加入。對音樂挑剔的陳玉勳坦言,每次拍片,最大的爭執都在配樂。「盧律銘第一版配樂,用老式的搞笑音符,我聽了差點哭出來。改了第二版,還是不對。」原先只透過訊息溝通的陳玉勳,決定兩人當面討論、再彈奏、修改。這種工作模式非常愉快,他們約定每週一起工作一天,開始漸入佳境,後來不用多說,盧律銘就能譜出比陳玉勳想像更棒的音樂。

《消失的情人節》4,000萬元的預算比《總舖師》更低,葉如芬表示,有不少之前《健忘村》的班底,因工作愉快,願減少酬勞再度參與,降低成本,加上獲國片輔導金1,800萬元,所以資金上沒什麼問題。

在台灣電影市場無法擴大的情形下,李烈指出,現階段可能還是必須拍中小型的影片,但只要創意夠、執行到位,就有競爭力。葉如芬以30多年製片經驗分析,「5,000萬元上下的成本,可以創造各種類型、再搭配些特效,很適合目前的環境。台灣電影沒有什麼何去何從,只有多一些好故事、好創意,在合適的資金控制下拍出來,只能這樣,別無他法。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