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立委大起訴!吹噓施壓小英政府踢鐵板 李恆隆砸大錢疏通SOGO案遭瓦解

文|林俊宏    攝影|攝影組
前太流董事長李恆隆為搶回SOGO百貨經營權,被控行賄朝野4位立委而遭起訴。

北檢21日起訴收受前太流公司負責人李恆隆賄賂的跨黨派立委,並驚爆李曾透過3條管道欲向小英政府施壓,企圖擴大爭議引來國際仲裁,好讓太流經營權之爭演變成台灣與新加坡的貿易爭端,但小英政府根本不為所動,李踢到大鐵板後,才又回頭擴大賄賂朝野立委。

本刊調查,李恆隆遭收押後不但立刻認罪,並轉為汙點證人,供出民代要錢的醜態,讓檢方逐一揪出跨黨派立委蘇震清、廖國棟、陳超明及前時代力量黨主席徐永明等人,涉貪金額超過5千萬元;檢方起訴時甚至痛批,立委淪為李恆隆「以金錢豢養之家臣」。

前太流公司負責人李恆隆為搶回SOGO經營權,17年來共興訟85件官司,近年更砸下1.6億元行賄朝野立委及大做公關,9月21日台北地檢署召開結案記者會,依違反《貪汙治罪條例》及財產來源不明等罪,一口氣起訴朝野5名立委、白手套及相關助理共12人,涉貪金額超過5千萬元。

外界以為李恆隆砸重金只行賄立委,但本刊調查,李為了買保險,採行政及立法雙軌並進模式,暗中透過3條管道向小英政府施壓,希望迫使政府低頭,進而影響經濟部的決策,但事後證明,這一切都是李恆隆夜郎自大、自吹自擂的自嗨行徑,小英政府根本沒人理會,經濟部1名承辦官員就算被李逼到失眠,仍堅持依法行政的立場,未讓李得逞。

欲啟動仲裁 搞成國際案

本刊調查,李恆隆去年將太流股權轉讓給新加坡商天義公司,並由他的外甥、統領百貨總經理翁華利的父親翁俊治,出資3千萬元作為天義在台分公司一半的股款,同時由翁華利擔任財務長,欲藉立法院去年12月18日舉辦的《公司法》公聽會結論,施壓經濟部撤銷太流增資案,讓李回到2002年為SOGO負責人的原始登記狀態。

統領百貨總經理翁華利身兼天義公司財務長,涉嫌行賄立委,因認罪獲緩起訴。

檢調監控發現,公聽會召開前夕,李恆隆和翁俊治在電話中談到,除了想登廣告影響輿論,還經由某位曾任監委的法界人士牽線,找到曾任閣員的智庫人士,試圖傳訊息給小英政府,希望經濟部別替特定財團護航。

2人在談話中不斷以「小姐」稱呼蔡英文總統,直言公聽會後的下一步,將依「台星經濟夥伴協定」啟動國際仲裁解決爭端,擴大衝突規模,把SOGO經營權之爭演變成國際事件,讓蔡政府高層產生顧忌,說到得意處,李恆隆還忍不住笑了起來。

翁俊治等人在1982年共同創立統領百貨,後跨足營建業,統領百貨舊址現租給國際服飾品牌ZARA,坐收租金。

施壓小官員 謀送廉政署

李恆隆也私下聯繫民進黨大老、前外交部長陳唐山,希望陳向蔡英文表達此案的嚴重性,事後李還對翁俊治炫耀說:「老ㄟ(指陳唐山)剛從紐西蘭回台,他在台南時就很支持,他說會幫忙跟小英講。」但最後並無下文。

陳唐山因罪證不足獲不起訴,他在臉書感謝檢察官還他清白。

此外,專案小組監控發現,李恆隆認為全案成敗的關鍵就在這場公聽會,一度想找某位具備外交及經貿專長的前部長傳話給小英,直言:「就等立委押經濟部官員來參加,然後動員一堆記者,一棒定江山,接著等蔡英文回應。」不過,檢調發現後來根本沒人向李回報聯繫蔡英文的結果,顯示蔡總統根本沒介入此案,這些話全是李恆隆自吹自擂、一廂情願的想法。 

除了吹噓想走層峰的管道施壓經濟部,李恆隆連基層公務員也不放過,他最討厭的是商業司長李鎂,不但大罵她「歹剃頭」(難搞),還懷疑她被其他人收買,最惡劣的是,李竟與收賄的立委密謀,試圖將李鎂移送廉政署偵辦。

此外,經濟部商業司科長曾碧雲也很慘,被另名大砲立委嗆聲說:「我做夢,夢到妳被關起來。」讓她覺得被恐嚇,氣憤地回敬該名立委說:「我做公務員,5年來每天處理這個事情(指SOGO案),覺得浪費行政資源。」

出席就給錢 一人二百萬

由於透過行政管道企圖施壓SOGO案處處碰壁,李恆隆因而決定擴大疏通朝野立委,只要出席公聽會者每人都贊助200萬元。

檢方後來查出李向委任律師的女助理陳虹羽說:「他(指時任時代力量黨主席的徐永明)一講到我就會拒絕,我去找二個不相干的公司給他,因為我太明,暗的他一定會收啦。」「我透過妳是因為妳是陌生人,現在有個中間人,我李恆隆三個字沒有人敢收這個錢,懂嗎?但是我如果跟他講,我另外用不相干的名字,他就會收。」

電話中李還不忘交代陳女:「要當面說,不要用電話講。」過沒幾天,陳女回報:「徐永明說不用。」之後,陳女又透過同為時代力量立委洪慈庸的助理,再次連繫徐永明助理,希望取得徐永明的手機號碼,並徵得徐同意,讓李恆隆親自撥電話給他致意;徐原本同意給電話號碼,幾分鐘後又跟助理說不要給,過程全被檢調監控。

吳世昌曾用WhatsApp向徐永明提到,要幫他跟李恆隆要10萬元。

檢調查出,徐永明對不認識的人有戒心,反倒是對昔日學生、即趨勢民調總經理吳世昌的態度就不一樣。今年1月11日總統大選後幾天,吳世昌曾用WhatsApp通訊軟體向徐提到,「我幫你要了10(萬元)意思一下,過幾天拿給你」,徐則回雙手合十的符號表示感謝。

幾天之後,徐永明又主動問吳世昌「李恆隆?」雖然徐否認是向李催款,而是詢問公聽會的後續發展如何,但吳世昌卻咬出這段對話是徐在選後問他,李恆隆及白手套郭克銘,是否願意捐款給時力。

吳世昌向檢調坦承,他有向徐永明表示會再催一下,但仍不忘追問徐:「現在還能收政治獻金嗎?」徐不但回了大拇指比讚的貼圖,並說:「還有年終要補。」

由於李恆隆矢口否認有給徐永明任何金錢,加上帳冊也查無紀錄,檢方因此認定徐涉及期約收賄,而將他起訴。

4位涉貪立委及相關助理遭收押近2月,北檢在本月21日大動作起訴12人。

大戶蘇震清 拿二千餘萬

除了徐永明外,檢方也查出蘇震清從2012年至2015年間,共收賄2,580萬元,蘇的辦公室主任余學洋也收賄124萬元,由於全案最早是由屏東地檢署指揮調查局南機站偵辦,但3年前蘇震清及李恆隆卻各自在內帳上記載,雙方的金錢往來為借款,加上通聯時也突然直接談到借款,專案小組懷疑有人走漏消息,全案因此轉由北檢接手調查。

徐永明(左)及蘇震清(右)等立委在立法院聯手替李恆隆召開公聽會,意圖施壓經濟部,遭檢方依貪汙罪起訴。

詭異的是,今年7月發動首波搜索的前幾天,蘇震清的手機突然掉到屏東大鵬灣,辦公室主任也換手機,加上有位曾任檢察官的律師向李恆隆透露,檢調即將登門搜索,北檢懷疑有人洩密,已另案追查。

而收賄金額次高的廖國棟,拿了790萬元,辦公室主任丁復華也收賄180萬元;陳超明則收100萬元、辦公室主任梁文一拿50萬元,都遭起訴。

除了買通立委,李恆隆也找來網軍企圖增加網路聲量,還透過媒體高層協助郭克銘操刀,試圖帶動輿論風向,但公聽會日期與出席官員、民代名單,卻一度喬不攏,讓他顯得很「掉漆」。

收押轉汙點 供出貪民代

檢調查出,李恆隆早在去年11月就跟翁俊治洽商公聽會召開的日子,但因翁極度迷信,不但要看農民曆挑日子,避開原本排定的大凶日,還要擲筊,加上為配合立委的行程,舉辦日期一改再改,就連會議前一天,經濟部預定出席的官員還搞不定,讓李恆隆大發雷霆。

陳超明(中)未出席公聽會仍向李恆隆索賄100萬元,連他的助理也要了50萬元,醜態全被檢調掌控。

直到公聽會順利召開,且有10家媒體前來採訪,李恆隆才樂不可支,大讚徐永明雖然只在會中短短講話5分鐘就離席,但徐跟廖國棟都講得很好,「路已經鋪好,這些都是我們的人。」

至於根本沒席的陳超明,竟還透過助理來要錢,經過砍價,李恆隆決定交個朋友,付他100萬元,後來連陳的助理都想分杯羹,毫不忌諱向李討錢。

李恆隆被羈押後不久,即轉為汙點證人供出立委索賄內幕,讓檢方得以在2個月內將全案偵結起訴。

李恆隆遭收押不久,就以健康因素聲請具保停押,院方裁定以1千萬元交保。李遭羈押38天期間,密集被檢方提訊十多次,不但供出詳情,並認罪轉為汙點證人,讓檢調監控此案長達5年後,得以順藤摸瓜比對案情,在短短2個月內就還原事件全貌。

檢起訴痛批 立委淪家臣

至於檢調追查SOGO索賄案意外查到的案外案,一開始以為立委趙正宇涉嫌陽明山國家公園一處開發案,細查之後才發現是趙的辦公室主任林家騏,涉嫌運用趙正宇的立委職權,透過郭克銘收受殯葬業者賄賂,施壓營建署等單位,將位於陽明山國家公園區內的土地自管制區劃出,讓業者可大興建土木,最後向業者詐得1,100萬元,負責送錢的郭克銘竟另私吞700萬元。

是知顧問公司總經理郭克銘(圖)充當白手套替李恆隆行賄立委。

趙正宇雖未被查出收賄鐵證,並辯稱他家中搜出的920萬元是仲介土地買賣的佣金,改用政治獻金名義包裝,涉及逃漏所得稅,加上另有170萬元財產來源不明罪嫌,一併遭到起訴。

趙正宇雖未被檢方認定涉及貪汙罪,但仍因財產來源不明罪遭起訴。

檢方在起訴書痛批這群立委甘願淪為李恆隆家臣,以民代職權對公務員進行威逼恫嚇,謀求私利與財團掛勾,除了嚴重危害公平正義,也對憲政體制造成重大威脅,導致立法權得以藉由干預行政權進以侵犯司法權,惟有法院從重量刑,才能還給全民公道。

北檢發言人陳玉萍(圖)召開記者會說明起訴內容,並痛批涉貪立委淪為李恆隆家臣。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