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冰少女被殉情3】為求輕判頻說謊 教練2封遺書成定罪關鍵

文|林慶祥    攝影|李文顥
當年負責偵辦此案的張承瑞(圖)表示,吳女非常狡猾,為獲輕判,一開始就編造「殉情」謊言。

殺害自己女學生的溜冰教練吳宜樺,謊稱殉情被拆穿之後,又掰出「胸部悶死說」,埋伏筆以求輕判,她謊話連篇,連模擬演練時,說法都變來變去,為了找到讓她「一槍斃命」的證據,警方查扣其電腦,終於找到她預謀殺人的計畫,以及事先寫給死者父母與自己雙親的遺書,這才讓她坦,早已決定,若女學生不跟她「一起走」,就要殺了她。

為了拆穿吳宜樺的謊言,五分局刑事組押解嫌犯現場模擬,承辦警官張承瑞還扮演死者,要她供出作案細節,但吳女一下子說是在汽車前座悶死A少女,一下子又說是在前座騙她吃藥,在後座悶死對方,供詞反覆不一,警方更加認定她預謀殺人。

吳女偽裝與學生A女殉情自殺,最後送醫獲救。(東森新聞提供)

甚至在警方反覆偵訊過程,她還狡猾的說:「你猜啊!猜對了我就告訴你真相」,於是,為了突破其心防,警方派員搜索吳宜樺住處,終於找到讓她「一槍斃命」的證據。

警方查扣吳宜樺的電腦,裡面有作案計畫,更重要的是,吳女預先寫了一封給少女母親的遺書,上面寫著:「真的對不起,不奢求你們的原諒,只希望這樣的事能趕快過去,因為我知道你們得承受很大的壓力和輿論」、「我會在另一個國度好好照顧自己,也會好好照顧X。」

吳女偽裝與學生A女殉情自殺,最後送醫獲救。(東森新聞提供)

給自己父母的遺書則說:「這3年來我跟X,有很多不可告人的事,你們從來也不知道。現在悲劇終於發生了…」其中一句:「事情應該是我先殺了她,然後再自殺」則成為警方最後突破吳宜樺心防的有力證據。

吳宜樺終於坦承,5月19日,她寫了遺書,決心去死,然後到學校載A少女,她開車到蝙蝠洞,讓少女吃下最喜歡的壽司,這是她讓愛人享用的最後一餐,接著,她問女孩,要不要在一起?被拒絕之後,她又苦苦哀求少女跟她殉情,她說:「我要死,妳要不要跟我一起死」,少女當然不願意,於是她拿出早就摻有安眠藥的味增湯,讓對方喝下,痛下殺手。

警方在吳女(中)電腦內發現預留的遺書,吳女才坦承事先就計畫殺害學生A女。(東森新聞提供)

至此,預謀殺人的證據相當明確,張承瑞說,這絕對不是殉情,殉情是兩人都決心一同赴死,她這是卑鄙的謀殺,A少女是「被殉情」,更可恨的是,吳宜樺殺人很果決,要殺死自己卻下不了手!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192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