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添益番外篇】歷經人生起落,在山林間坦然面對死亡

文|鍾岳明    攝影|鄒保祥    影音|鄒雯涵 梁莉苓
站在山的暗面,蕭添益清楚明白大自然生機勃勃,卻也可能帶來死亡危險。

對蕭添益來說,許多登山者汲汲營營的「完成百岳」,從來不是他的人生目標。因為擔任高山嚮導的關係,有時光是一座百岳,他就去了2、30次,「攀登是自我實現,(登山)健行是對夥伴的回饋,就算只是爬玉山,對很多人而言,可能是他終生的偉大成就,那也不容易。

同一座山重複爬了2、30次,他也不覺得無聊。「很多人問我這座山是爬第幾次?我以前會在日記裡記錄,後來想通了,我故意不去記,希望每一次都是全新的一次,因為不同的夥伴、不同的願望、不同的天氣、不同的話題,都是彌足珍貴的一次,為何要去記住那是你的第幾次?我帶隊爬玉山、雪山、嘉明湖,是帶領別人完成他的夢想,那本身就是很大的成就,你能和他作伴,他一輩子都會記得這件事情,這很值得啊!」

幾乎住在山林裡的人,雖然不曾受過大傷,卻數度經歷登山夥伴的意外死亡。光是去年,就有3位他曾合作過的攀登友人離世:先是年僅29歲的香港攀岩高手Stanley,去年3月蕭添益曾和他一起完成凱蘭特昆山北峰東南脊的首登,Stanley卻在去年6月,因雪崩殉難於巴基斯坦。因此,蕭添益特地把凱蘭特昆山北峰東南脊的首登路線,命名為「史丹利脊」(Stanley Ridge)。

2個月後,曾和他一起爬過山的年輕攀岩教練小吳,在龍洞攀岩時墜落死亡。第3位在登山罹難的朋友,是蕭添益去中亞攀7千多公尺的列寧峰時所認識的一位雪巴人,他在去年成為第18位死在聖母峰的人,「這就是真實世界,他們都是頂尖的攀登者,但你要爬這種高難度路線,就是要面對生死。」

歷經人生起落的人,也看透了生死,萬一有天死在山裡,他也不帶遺憾,「你知道(登山)一定有風險,但就是預防,萬一發生了,遇到就遇到。人出生就注定要死亡,你不去做才會有遺憾,很多人這樣過一輩子,什麼都沒做,也是走人。大家都夢想退休環遊世界,但有多少人退休後,有這樣的體能和時間?有沒有經濟支持?有沒有家人牽絆?大家都想先認真工作,最後就掰掰了,這就是人生啊,幹嘛想那麼多!」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