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跨足兩大故事平台 謝東霖想當「可生存的漫畫家」

【漫畫家社群生存術1】

文|楊政勳    攝影|楊兆元 陳仁萱    影音|陳廷豐 張匡皓 李政達
謝東霖認為,如果要以漫畫家為職業,一定要找到屬於自己的獲利模式。

網路不僅帶動數位漫畫平台興起,也有漫畫家以「自媒體」殺出血路。

相較傳統漫畫家以稿費、版稅為收入大宗,台灣漫畫家謝東霖和黃色書刊善用網路社群特性,以一天一篇、輕薄短小的四格漫畫增加讀者黏著度,累積人氣後發展出獨樹一格的獲利模式。

謝東霖的父親是藝術家、母親是會計師,由於雙親的金錢觀天差地遠,成為離婚的導火線,「爸爸影響我的創作熱情,媽媽影響我追求經濟穩定,融合成微妙的平衡。」也使他想當「可以生存的漫畫家」。

戲劇系畢業的謝東霖如今除了開設編劇課程,也在Podcast教授「漫畫家生存課」,分享如何以畫漫畫存活;他也是目前唯一跨足台灣兩大故事平台「鏡文學」「LINE WEBTOON」的作品簽約漫畫家。

謝東霖國小時接觸《哆啦A夢》,成為漫畫啟蒙。擅長喜劇的他在2014年以惡搞《西遊記》的《西遊面紙》嶄露頭角;2017年以描繪設計師心聲的《失控的設計師》在社群爆紅。

謝東霖的《我在詐騙公司上班》是以詐騙為題材的超展開職場漫畫,單行本一推出連兩星期占據網路書店漫畫榜前五名。(鏡文學提供)

相較《失控的設計師》沒有連貫情節、單篇漫畫的形式,2018、19年他分別在臉書粉專以一天一篇四格漫畫長期連載《我在詐騙公司上班》《殺手的戀愛相談》,獲得在鏡文學的連載機會,兩部作品皆登上點閱冠軍。前者發行單行本後更打敗不少日本漫畫,連兩星期占據網路書店漫畫榜前五名,證明台灣漫畫具市場性。

以諷刺漫畫見長的黃色書刊,2016年在粉專發表《勇者系列》,在勇者、魔族、村民的人物設定中發展出宏偉的世界觀,同樣以一天一篇四格漫畫連載。由於內容富含討論度,粉絲黏著度高,至今歷久不衰,後來也發行單行本,並發展周邊商品。

黃色書刊的《勇者系列》已連載4年,他在勇者、魔族、村民的人物設定中顛覆角色刻板印象,藉以反諷社會、暗喻人性獲讀者青睞。(黃色書刊提供)

黃色書刊的《勇者系列》除了發行單行本,也發展出各式周邊商品。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