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告訴你答案 黃色書刊翻轉反派大魔王

【漫畫家社群生存術番外篇】

文|楊政勳    攝影|陳仁萱    影音|陳廷豐 張匡皓 李政達
黃色書刊希望讀者能在《勇者系列》中用不同角度去看一件事。(黃色書刊提供)

台灣漫畫家「黃色書刊」代表作品為《哀傷浮游》、《W》、《勇者系列》,其中《勇者系列》從2016年連載至今討論度仍相當高,他在勇者、魔族、村民的人物設定中,顛覆角色刻板印象,藉以反諷社會、暗喻人性獲得讀者的青睞。

黃色書刊以諷刺漫畫見長,他作品的共通點是「只丟出問題,卻永遠不告訴你標準答案」。他藉由圖文諷刺時事與社會現象,讓創作充滿既視感,當讀者開始猜測講的是哪個人哪件事、爭得面紅耳赤,他卻從不參與、不解答任何問題,希望保留更多開放性。

「這就是他的創作吸引人的地方」,黃色書刊經紀人、聯合數位文創數位事業群IP授權發展部經紀中心經理顏銘錫表示:「我們讓讀者自己去解釋他們想要的故事,讓他們投射情感,自然而然他們就會幫你傳播、分享,作品的關注度就會提高。」簡單來說就是讓大眾「對號入座」。也因為創作本身富含討論度,往往一篇圖文就可以湧入幾百則留言,讓讀者的黏著度相當高。

《勇者系列》至今連載4年,發展出不少周邊商品。

「反差」也是黃色書刊在創作裡愛用的元素,例如《勇者系列》中的人物設定,「勇者」就像國家的公職人員,並不是真的很勇敢或做了偉大的事;「魔王」反而是一個很體恤員工的人,還得自己去打工負擔部屬薪資,完全顛覆刻板印象。黃色書刊表示,「善惡不是絕對而是相對,只是立場不同」。在他的故事中,沒有絕對的好人或壞人,「每件事都有不同面向,我希望讀者能用不同角度去看一件事」。

《勇者系列》至今連載4年,累積超過800話,產生龐大的世界觀。黃色書刊表示,最早創作《勇者系列》時,還沒想到可以成為長篇故事,畫了10幾20話後,發現故事可以有一個完整的世界觀架構,才慢慢從勇者、魔王等角色延伸出如今的世界觀。

顏銘錫指出,台灣創作者有如此世界觀概念的人不多,「黃色書刊的作品就是以內容取勝」。他表示,除了網路以外,未來也希望持續透過商品化,讓更多人認識這部作品。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