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親生不重要 老芋仔最疼妻子與小王生的兒子

【無血緣家庭1】

文|項貽斐     攝影|楊兆元    影音|洪偉韜 林雅菁
《親愛的房客》中莫子儀(右)與白潤音(左)情同父子。(牽猴子提供)

獲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等6項提名的《親愛的房客》,藉懸疑片類型,推展莫子儀與陳淑芳、白潤音三人間的情感,進而探討血緣與親情的關係。

身兼編導、監製、剪接四職的鄭有傑,以深入的田野調查為全片推理過程打底;首度由導演轉任監製的楊雅喆,義務為影片跨刀,也從發想、編劇到製作建言提點。

電影《親愛的房客》始於導演鄭有傑和監製楊雅喆閒談的聽聞,像是:男人撫養過世女友的4個孩子長大成人、眷村老芋仔最愛妻子與小王生的兒子。但窺奇不是重點,他們關注的反而是「如何組成沒有血緣的家庭」。

楊雅喆說,他有個朋友的父親是外省老兵,小時一家人住在眷村,他的媽媽跟鄰居偷情生下了他,所以他與上面的兄長其實是同母異父的兄弟。小小的眷村藏不住祕密,大家都知道誰是他的親生父親,但老芋仔爸爸最愛、最寵的就是他。

楊雅喆表示,「其實很多人照顧非自己血緣出來的孩子,這都是愛的故事。但現實中,如果真的有朋友託孤給你,你可能會腿軟,因為要照顧孩子、還有孩子的未來。承擔起另一個小生命,是很有勇氣的。」

鄭有傑因這些年升格為3個孩子的父親,常會思考,究竟家庭的根基與血緣有沒有關係。想著想著,鄭有傑又聽到一位同志代替已故伴侶照顧父母的故事,從中醞釀《親愛的房客》劇情雛形,不過完成劇本卻花了2年。

「劇本一開始只有講父母,沒有小孩。後來是雅喆提醒說,如果再多1個小孩,主角就有更多動機、願意去忍受、也有未來的延展性。」鄭有傑接受楊雅喆建議,把故事改為一位男同志住進死去伴侶的家,同時照顧對方的母親與兒子。後來主場景設計也依楊雅喆意見,安排主角住在頂樓加蓋,更有「房客以上、家人未滿」的感覺。

楊雅喆(左)首度擔任電影監製,從發想、編劇到拍片過程中提供鄭有傑(右)各種建議。

更新時間|2020.10.20 03:23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