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質問大群館案遭列黑名單 議員控侯市府卡配合款打壓

文|黃揚明    攝影|賴智揚 林煒凱 賴一銀    繪圖|米承鶴、林媛婷
新北美女議員戴瑋姍向本刊描述她被市府打壓、卡千萬元配合款的過程。

9月24日,新北市長侯友宜到市議會進行施政報告,民進黨新北市議員戴瑋姍質詢時要侯明確表態,是否支持重啟核四?侯回答:「我會把我的態度在適當時機做說明。」戴追問:「什麼是適當時機?參選總統的那一天嗎?」侯以不屑語氣回應:「妳就慢慢等看看吧!」兩人一來一回,爆出濃濃的火藥味。

在這場言詞交鋒前,戴瑋姍已得知她被新北市府列入黑名單,導致她今年提出的地方建設配合款幾乎全被卡住,近期市府官員更拒不出席她主辦的會勘及協調會。

新北市長侯友宜率領的市府團隊,被爆將不友善的議員列為黑名單。

 

問政太尖銳 高層不舒服

「7月有市府官員、議會同事提醒,說市府認為我的問政太尖銳,讓高層不舒服,把我列為黑名單。」戴瑋姍15日在板橋服務處接受本刊訪問,道出她遭新北市府打壓的過程,本刊進一步追查,發現侯市府長期利用掌握議員配合款的生殺大權,控制民代質詢的方向。

地方縣市議會的議員配合款,由各縣市政府編列,議員申請後,再由縣市政府核定執行,大多用在小型工程或替國中小學購置設備等,新北市議員每年可建議的金額高達1,200萬元,額度在全台各縣市居冠。

2年前新北市長選戰期間,參選議員的戴瑋姍(中)曾對侯友宜捲入大群館案多次舉行記者會。(翻攝自戴瑋姍臉書)

戴瑋姍發現配合款被卡後,有市府官員及同黨議員建議她直接找新北市府高層溝通,8月10日下午,她帶著助理前往市府18樓副市長辦公室,與謝政達副市長及副祕書長邱敬斌會面。

新北市長侯友宜、副市長、祕書長等高層的辦公室,都位於新北市政府大樓的18樓。

還原當天狀況,戴瑋姍說,4人寒暄過後,她單刀直入地問:「市府有什麼正當理由要卡我的建議款?」邱語氣很差地回說:「因為妳的問政,讓很多局處首長不滿。」自認理性問政的戴忍不住追問:「是哪些局處首長?」邱並未說明,現場氣氛陷入一陣尷尬。

停頓一會兒後,邱敬斌向戴瑋姍直言:「妳在質詢台上提出很多不真實的數據。」這說法,讓戴更火大,因她自認質詢內容有憑有據,因此回嗆:「如果你沒辦法明確告訴我是哪一次質詢,對議員來說,這是非常嚴重的指控,你要想清楚再回答!」此時邱顧左右而言他,不願回應,經她不斷追問,邱才說出關鍵字,竟是侯友宜參選市長時備受質疑的文大宿舍「大群館」事件導致。

「當下我非常訝異!」戴瑋姍表示,她從未在議會質詢過大群館議題,僅2年前參選議員時,因大群館爆發爭議,開過記者會及在臉書發文。「我那時候才意識到,原來這可能是侯友宜公報私仇!」

 

被提醒避問 政治性議題

她說,當邱敬斌說出「大群館」後,謝政達隨即表明,選前追打大群館的議員全部落選,像是台北市前議員王威中、新北市前議員邱婷蔚等人。接著,謝警告她以後不要再問太政治性的議題,「市長不喜歡議員問大群館、要不要選總統這類政治性議題」,新北市民不喜歡政治議題,最好多問民生議題。謝更表示:「去年總統競選期間,妳當民進黨發言人,也說了一些讓市長覺得不恰當的言論。」此外,謝還點名某國民黨市議員,質詢了市府不樂見的議題,一樣被列入黑名單。

今年8月10日,戴瑋姍到新北市府18樓拜會副市長謝政達與副祕書長邱敬斌,溝通被列黑名單一事。(示意圖)

戴瑋姍得知被市府列入黑名單後,對謝政達及邱敬斌說:「我已經知道你們的意思了。」離開市府後,她查詢大群館相關新聞,回想起邱敬斌2年前曾因大群館事件,到北市府找當時都發局副局長張綱維討論,引發關說疑雲。

本刊調查,去年總統競選期間擔任民進黨發言人的戴瑋姍,和另一位曾任蔡英文發言人的民進黨議員張志豪,都因常上政論節目評論時政、對市府監督力道較大,被侯市府團隊列入觀察名單。

一位新北市議員向本刊證實,有市府官員私下透露,新北市府高層曾公開在市政會議宣讀議員黑名單,哪些議員繼續列管、哪些議員解除列管,讓各局處首長知道可配合哪些議員問政、核撥配合款。該議員說,侯友宜很保護市府成員,若局處首長在議會被修理,就會將質詢的議員列入黑名單。

「侯市長好像是個雙面人,和他在電視上呈現出來的正面形象完全不一樣!」戴瑋姍抨擊,侯友宜常說市政優先,卻不在乎基層民眾,「用政治手段威脅議員,不可以說出他不想聽的話,用民生建設手段來卡議員,形同『順侯者昌、逆侯者亡』。」

大群館曾租給文大當宿舍使用,侯友宜參選新北市長時,文大因北市府認定違規而解約。(翻攝自凱旋苑臉書)

 

金山小編案 衝突爆發點

戴瑋姍也透露,與侯市府高層會面結束後,她隨即透過臉書針對「金山區公所小編陳嘉緯過勞死事件」發文,要求市府查明真相,她說,此舉徹底惹毛市府,之後不僅配合款持續被卡,就連她舉辦的地方會勘、協調會,市府也禁止局處官員出席。

回想會面情景,戴瑋姍仍難忍氣憤地說:「我當下覺得我好像被恐嚇了,像是我若不配合侯友宜市府,可能他就會讓我落選。」她也痛批:「市府非常明目張膽地告訴議員不能問什麼議題,來維持市府完美的形象,這是非常反民主、反憲政體制的作法!」

本刊調查,新北市議員每人每年有1,200萬元建議配合款額度,全數用於設備採購或小額工程款,當基層里長、學校有採購、施工需求,會向議員提出預算需求,再由議員簽出建議單送主責的局處審核,局處再送主計處彙整並由副市長以上高層審核,通過後撥款給需求單位,款項議員完全不會經手。

 

管小孩內規 質詢前洩題

談到被卡住的配合款建議項目,戴瑋姍感嘆,多數是攸關基層需求的工程,像是她4月中旬提出江翠國中教學大樓冷氣裝設案,如今夏天已過完、冬天快來臨仍未撥款。另外,江翠國小校門口學童步道安全環境改善工程,校方已墊付80萬元工程款先行施工,她4月中旬提案至今,超過半年仍未撥款;還有文聖國小遊樂場遊具工程,去年她爭取的第一期工程已完工,今年暑假預定進行第二期工程,也因配合款被卡,導致工程延宕至少半年。

不僅民進黨議員會被列入黑名單,與侯同黨的國民黨議員也不例外,甚至傳出藍營有「管小孩(新科議員)」的內規,例如新科議員質詢前要把題目上繳市府,避免官員在質詢中出包。有議員透露,曾有一位藍營新科議員未照辦,質詢時讓官員出糗,馬上就被市府高層找去溝通,事後才乖乖配合。

此外,有位競選期間常與前高雄市長韓國瑜合體的國民黨「韓家軍」議員,也曾被新北市府列入黑名單。據了解,曾有民間團體透過該名議員爭取補助款,市府官員卻向該團體透露:「你們找錯議員了!」該團體找另一位議員幫忙,總算順利獲得補助款,這名議員才得知自己被列入黑名單。

綠營議員說,侯友宜的原則是「大里長小議員」,平時對1,000多位里長非常友善,甚至中午有空就到特定的里長家陪吃午餐、博感情,對議員卻是胡蘿蔔加棒子、恩威並施。一位前新北市議員也說,新北市前市長朱立倫不會長期卡議員建議款,頂多對不友善的議員拖延核定時程1、2個月,畢竟預算審查權仍握在議員手中,彼此尊重才能讓府會關係和諧。

傳出不分藍綠,都有議員被新北市府列入黑名單,圖為新北市長侯友宜與議員在議會互動。

  

想找侯溝通 至今無回應

遭侯市府列入黑名單的戴瑋姍,今年30歲,是新北市新科議員,擔任立委吳思瑤助理時,常被說外型神似韓國女星李英愛,而有「國會李英愛」稱號。2年前她投入議員選戰,被網紅蔡阿嘎選為「10大正妹議員候選人第4名」,初試啼聲就以第4高票當選,被網友譽為「新北最美議員」。

新北市副市長謝政達曾任新北市勞工局長,在侯友宜競選市長期間擔任競辦主任。

謝政達則是前花蓮縣長謝深山之子,朱立倫擔任新北市長時曾任新北勞工局長,2018年3月辭官加入侯友宜競選團隊,侯當選後被任命為副市長。早在1992年5月健康幼稚園火燒車事件後,謝就因擔任受害家屬委任律師與侯結識。

與謝政達一起和戴瑋姍會面的邱敬斌,出身北市都發局,被朱立倫提拔擔任新北城鄉局長、副祕書長等職,他在大群館事件爆發後遭質疑關說,在媒體面前暴怒摔紙,一摔成名。

截至10月中旬,戴瑋姍共提出28筆、合計1,135萬餘元的建議款,市府僅核定2筆、26萬餘元,根據新北市政府主計處8月底公布的上半年議員配合款核定清單,戴甚至沒有任何一筆被市府核定。

對此,她感嘆:「我原本不太理會,直到學校家長會、里辦公室來反映,說我已申請的建議款,完全沒有撥款入帳,導致工程無法開工,我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她為向地方鄉親交代,曾經在開議前致電市長室,希望能和侯友宜當面溝通,但市長室已讀不回,至今無回應,才決定將她的遭遇公諸於世。

2018年6月,新北市副祕書長邱敬斌因被質疑為大群館案前往北市府關說,當著媒體記者面前暴怒摔紙。(翻攝自民視)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