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品妤番外篇】養十年橘貓懷中過世 賴品妤忙到跑完行程才能將貓火化

文|尹俞歡    攝影|王漢順    影音|陳岳威
賴品妤養貓10年,是資深貓奴,在拍照的咖啡店遇到店貓,熟練地模仿貓叫聲叫喚貓咪。

和賴品妤的採訪曾經一度推遲,原因是她養了十年的貓咪阿鴆突然過世了。過了幾天我們見面,賴品妤打起精神,聊到阿鴆,說自己雖然難過,但隔天還是按計畫跑了幾個會勘行程,工作告一段落後,才帶阿鴆到火葬場火化

阿鴆是賴品妤養了10年的橘貓,也是她的第一個「室友」。她從高中開始便因喜歡自己生活而在外租屋,一開始從朋友手中接手照顧已經10歲的阿鴆,與貓磨合花了她不少時間,「我一直是一個人生活,突然養貓,一開始真是太可怕了,快瘋掉。」

後來賴品妤養了另一隻黑貓酸酸,去年她27歲生日那天,酸酸在家吃飯意外噎死,她外出吃飯回家發現貓竟然就這樣去世,完全無法接受,「他大概是在半夜噎到的,那時候我就算在家,我也不覺得我救得到他…這件事不管怎麼講,就是很難善了,但是我當下就是覺得很沒辦法接受。」

今年則是換阿鴆離開了。阿鴆是患有腎病的20歲老貓,心臟因為必須輸出更多血液維持腎臟運作,無法負荷,最終停止心跳,「那天我吃完宵夜進門就看到他咳嗽…其實我有覺得他要走了,因為他這2天已經有點意識不太清楚,他一直咳嗽我就把他抱起來,大概是他咳了一陣之後,我就感覺他心跳越來越弱,直到停止,我就問玟學,他心跳好像停止了,是不是過世了?」

去年她養的黑貓酸酸意外猝逝,她十分不捨,將貓的兩隻手掌做成標本,放在辦公室裡隨時懷念。

隔天她把阿鴆的遺體帶上車跑行程,結束後再到萬里的火葬場將阿鴆火化,如今骨灰留在家中和她相伴。「牠離世我當然也很難過,但是好像沒有像酸酸那麼痛苦…我從他15歲之後就覺得隨時可能會走,半個月前好不容易從鬼門關拉回來,然後…就覺得我也沒辦法,甚至是死在我懷裡,我覺得就是很圓滿的狀況。」而且相較腎臟病引發肺積水、或腎衰竭,阿鴆到去世前一天都還相當有食慾,或許並非痛苦的離開。

去年因為太捨不得酸酸離開,她把酸酸的兩隻手做成標本,放在辦公室裡,時刻懷念。我問為什麼阿鴆沒做標本、直接火化?賴品妤說自己也是最近才知道答案:「為什麼我這麼希望保留一部分(酸酸)在我身邊,是因為我其實沒辦法接受這件事,我接受他的死亡,死的方式跟狀況我非常不能接受,但是又好像不能怪誰…我覺得是因為阿鴆其實是圓滿,壽終正寢…我想不到一隻貓更好的死法了,我對他很好,他也對我很好,他也就這樣安詳的走了。」

隔日我們到八斗子海邊拍照,路邊咖啡店家養的店貓巧虎見到她,親暱的蹭著她的裙擺,她熟練地揉著貓的後頸,貓輕快的踏進她懷裡、發出舒服的呼嚕聲。我默默想著,雖然或許是阿鴆知道她的思念、特別找其他貓咪來陪伴她吧。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